……就其本意而言,基本上可以说是现实的一种折射,即让现实在歪歪斜斜和热烘烘的气氛中,折射在随意起伏不定的某一层面上,显现出一种被扭曲了的投影。——《岁月的泡沫》(Boris Vian)


上海国际文学周:有温度有深度 - [lit_news ]


刊于《周末画报》第694期


“风格独特的日本‘妖怪型’推理作家京极夏彦已基本确认参加上海国际文学周活动。据说京极夏彦即便在日本也不常在公开场合露面。”——近日,上海国际文学周的一则微博发布仅两日便有过千转发,对于一个文学活动而言,能获得这样的关注程度不啻是一种成功。


上海国际文学周是上海书展从去年起增设的一个重要环节,与上海书展同步举行,旨在通过邀请国内外著名作家参加上海书展,进一步扩大上海书展的影响力。去年八月的第一届上海国际文学周便有众多国内外大牌作家参加,包括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法国作家勒克莱齐奥、爱尔兰小说家科尔姆·托宾、英国女作家珍妮特·温特森、日本“文坛王子”岛田雅彦;中国作家格非、葛亮、张悦然;港台作家董启章和骆以军等。以“文学与城市的未来”为主题,作家们发表主题演讲,签售新书,与中国作家对谈,与读者互动交流,书展会场人气从未如此高涨。勒克莱齐奥甚至在国际文学周结束后接受采访时称,他要考虑写一本关于中国的小说。


对于国内第一个国际文学周为何能在创办伊始便大获成功,上海市新闻出版局副局长、上海书展办公室负责人阚宁辉先生向记者讲述了举办国际文学周的初衷:“上海历来就是一个文学的城市,而今天的上海是一个国际文化大都市,文学繁荣、多元、开放;而任何国际性的大型书展最受欢迎的总是作家,因此上海要把国内第一个国际文学周与上海书展挂钩。”据阚宁辉先生介绍,上海国际文学节的组织工作由政府统筹及搭建平台,交由专业文学机构进行组织和落实,如上海市作家协会、《东方早报·上海书评》及上海的三家文学出版机构——上海译文、上海文艺及99读书人等,并有孙甘露等著名作家、学者担任顾问。而今年规模将进一步扩大,包括人民文学、世纪文景等在内的其它文学出版机构都将参与国际文学周的活动。


阚宁辉先生总结道:“上海国际文学周不是简单地搞一些作家签售活动或粉丝见面会,而是要搞一个有深度和有温度的文学节,作家要与读者见面交流,与中国作家交流,展示东西方文化乃至全球文化的潮流趋势,提高读者的文学阅读水准。”


据称,今年上海国际文学周的主题仍在策划与遴选过程中,目前已有“文学与电影”、“网络时代的写作”等提案,但尚未最终决定。而今年的上海国际文学周仍将邀请十多位来自欧美、亚洲、港台地区及中国大陆的作家,其中国外作家将占4-6位。目前已确认参加的外国作家除了京极夏彦外,还有英国小说家大卫·米切尔(David Mitchell)、爱尔兰小说家科伦·麦凯恩(Colum McCann)及马来西亚女作家黎紫书等。1969年出生的大卫·米切尔是欧美文学界公认的新一代小说大家,他的处女作《幽灵代笔》即入围《卫报》处女作小说奖,又以《九号梦》入围布克奖,他2004年的作品《云图》则以更大胆先锋的叙事策略广受评论界好评,并获得英国国家图书奖最佳小说奖。目前定居纽约的爱尔兰小说家科伦·麦凯恩最著名的作品是2009年出版的《转吧,这伟大的世界》,该书以“9/11”事件为大背景,获得了美国国家图书奖。马来西亚女作家黎紫书是马华文学的代表人物,文学评论家王德威夸赞她“不论是书写略带史话意味的家族故事,或是白描现世人生的浮光掠影,黎紫书都优以为之。”黎紫书的新长篇《告别的年代》入选去年时报十大好书,并已引进出版。在中国作家方面,今年将有几位出版长篇新作的重量级作家出席,其中包括上海本地先锋派作家孙甘露,他的新长篇《千里江山图》刚刚杀青,有望在书展期间面世。


离今年上海国际文学周开幕尚有数月,组织者仍在积极邀请更多知名作家来沪,其中包括《外出偷马》作者、挪威作家佩尔·帕特森(Per Petterson)、日裔英国作家石黑一雄、 小说《Q&A》被改编为获八项奥斯卡金像奖的大热电影《贫民窟的百万富翁》的印度作家维卡斯·史瓦卢普(Vikas Swarup)等。好戏还在后头,今年的上海国际文学周估计会更深、更热。


Posted by at 16:36 | Read more | Comments (22) | Trackback (0) | Edit |

预告:btr in Black Box @Get It Louder - [lit_news ]



btr in Black Box
7-9pm, 26 October
常德路800号大声展现场
欢迎围观。

关于黑盒子:http://www.douban.com/event/12597377/


Posted by at 03:21 | Read more | Comments (1) | Trackback (0) | Edit |

布克奖:不仅仅是文学 - [lit_news book booker_prize ]


photo by Woody


for 《上海壹周》小文艺

2010年10月12日晚,曾两次获得布克奖提名的伦敦作家霍华德·雅各布森的喜剧小说(Comic Novel)《芬克勒问题》(The Finkler Question)获得了今年布克奖,奖金额为五万英镑。《芬克勒问题》以三位核心人物——犹太哲学家山姆·芬克勒、他的同窗老友、在BBC做深夜艺术节目的朱利安·特雷斯勒夫以及他们的老师捷克人利伯·塞维克为线索,讲述了爱、失落及男性之间的友谊,探讨了在当今社会做一名犹太人究竟意味着什么。

评委趣味的份量

对于博彩网站立博而言,这是一个完美的夜晚,不但头号热门汤姆·麦卡锡的“实验小说”《C》没有赢,颁奖前只卖出3505本的《芬克勒问题》在赔率榜上甚至还不及艾玛·多诺霍的《房间》和戴蒙·盖尔格的《在陌生的房间里》。事实上,本届布克奖的最终辩论是在曾两次获得布克奖的彼得·凯里的历史小说《帕罗特和奥利维尔在美国》及《芬克勒问题》之间展开的,最终《芬克勒问题》以三票对两票胜出。

奖项揭晓后,评委之一Frances Wilson在《每日电讯报》上撰文,透露了评委们作最终权衡时的内幕:“我们并不惊讶于两者的差异,前者是以革命后的法国和美国为背景的历史小说,后者是当代伦敦生活的故事,而是惊讶于两者的类似之处。两者都着手处理友情和自由、过去的重量和未来的负担。两本书都很精彩,但在令我们置身于陌生之地并使我们发笑这点上,我们同意霍华德·雅各布森承担了更大的风险。”

或许,文学奖项即使如布克奖般权威,依然会受评委个人趣味的影响。如果我们在颁奖前四天翻开《金融时报》,看看另一位评委Rosie Blau按规定必须写的命题作文《今年我当布克奖评委》,也许我们能带着“后见之明”从中窥见些许端倪。这位《金融时报》的文学编辑今年刚成为母亲,其父亲的前列腺癌正趋恶化,对她而言,爱与失落正交织成她个人生活的主要背景,与《芬克勒问题》的情境不谋而合。且在她看来,世界也在经历同样的危机,她写道:“在信贷崩溃、经济不景气的年代里,喜剧小说的复兴是否也到了艰难时刻?答案是,不会。《傲慢与偏见》和《远大前程》都是有趣的书;莎士比亚也从不放弃任何一个搞笑的机会。”

布克奖:规则的迷思

与评委趣味有着微妙联系的,是布克奖的遴选机制。经过四十多年的发展,布克奖的规则日益成熟。它或体贴:对于入围长名单的作品,出版商们需于两周之内向皇家盲人协会提交电子版本,以便制作盲文版书籍;或与时俱进:对于入围短名单的作品,出版商需于两周内制作电子书,电子书节选应可自由下载;或公平:得过其它文学奖并不妨碍其参赛资格——但它最为人诟病之处,却一直没有得到改观:即“透明性”。

与都柏林文学奖把一百多本入围书单全部公布不同,布克奖在长名单之前的遴选过程都是保密的。按规定,每个英国出版社只可以提交两本书参赛,并提供另五本书的推荐名单,评委有权在此基础上再“召入”(Call in)不少于8本、不多于12本小说。于是,一种可能的情形是:出版商们为了提高自己的获奖可能,不提交自己最好的那本小说来占用那两个名额,而等待评委“召入”——尤其当这位作者曾数次入围布克奖时。

如果说往年这些猜测仅止于猜测的话,今年这问题被推向了焦点,据评委Frances Wilson透露,今年的获奖小说《芬克勒问题》就是评委会召入、而不是出版商提交的。同样的情形适用于另一本入围短名单的小说艾玛·多诺霍的《房间》,这本短名单中的销量冠军(截止颁奖当日共卖出 33923本)是评委们在一次派对上听人们不断赞扬之后才决定召入的。

布克奖规则的迷思即在于此:如果没有一个合理的机制,令出版商提交最好的小说,那么奖项的权威性将大打折扣;而提供一份完整的书单,亦可成为读者的当代小说阅读参考。

回到文学本身

无论如何,文学奖项只是一个橱窗,橱窗里放什么固然有引导作用,但我们总需要回到文学本身,才不致令那些不仅仅是文学的东西掩盖文学本身的光芒。

在入围布克奖短名单的五本书里,汤姆·麦卡锡的“实验小说”《C》最具争议。 颠覆语言的实验是不是意味着根本不准备让读者看懂?《C》 平淡、细致、冗长、没有起伏,却没有法国新小说的诗意和美感。与品钦、贝克特与波拉尼奥相比,汤姆·麦卡锡的这个在疯子科学家家庭长大的男孩成长史几乎没有什么实验性可言。

以七岁孩子口吻讲述在密室里与母亲一起生活的《房间》要精彩得多——难怪评委Frances Wilson十二岁的女儿读了五遍,并声称要是这得不了奖,就不会原谅她爸爸。作者艾玛·多诺霍将这与世隔绝的密室概念落实在语言层面:孩子第一人称的叙事视角,不加定冠词The的命名法、简单的语言和未经污染的想像力。谈及创作动机,多诺霍说:“讲述一个有点恐怖的故事的真正价值,在于照亮那些正常的和普遍的。我们都始于一个非常小的地方(子宫),而后出现在一个更大的世界,然后在孩童时代,我们逐渐从一个狭小的社会环境进入一个复杂到令人迷惑的、甚至国际化的环境里。所以杰克的旅程是所有人的旅程,只是加快了速度。”

而戴蒙·盖尔格的《在陌生的房间里》由最初刊登在《巴黎评论》上的三个中篇集结而成,其最大的特色无疑是在第一和第三人称间的自由切换——甚至在同一句句子里。 戴蒙·盖尔格也从旅行者的身份和角色出发, 探讨了旅行的意义。在《情人》一节里,他这样写到:“你正穿越的世界流入了另一个内部世界,再也没有东西是分开的,这个代表那个,天气代表情绪,地貌代表感情,对于每一样东西,都有 一个相应的内在姿势,一切转化为隐喻。”


对于一个权威文学奖项而言,已有四十多年历史的布克奖纵然有种种缺陷,也依旧是中国文学界值得效仿的榜样。只是,拥有一定数量的优秀作品,永远是一个奖项最基本的前提;我们总是需要回到文学本身,回到那些字词和书页之间。


Posted by at 01:15 | Read more | Comments (3) | Trackback (0) | Edit |

Shanghai Monthly 上海一月 - [Shanghai lit_news ]

 

《Shanghai Monthly》还在路上,ShanghaiMonthly.info却已诞生。每天来读点新鲜的新闻吧——我们有时写英文,但绝没有陈词滥调。 我们不是韩寒,没有和世界谈谈的打算,但我们愿意谈谈这世界,以我们的方式和语言。

http://shanghaimonthly.info Your Cliché Free Dose of Reality.

 

 


Posted by at 14:04 | Read more | Comments (2) | Trackback (0) | Edit |


词语不是用来隐藏思想的 - [lit_news book Essay ]


Photo by PATRICIA DE MELO MOREIRA/AFP/Getty Images

for 文学报



对于47岁加入葡萄牙共产党、55岁起才真正开始文学生涯的若泽·萨拉马戈而言,写作只是一项工作。他不承认自己是神童,哪怕他是第一个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葡萄牙语作家;他不觉得写作要依赖灵感,尽管在他虚构的小说世界里,充满了不可思议的想象,无论是“盲”成为一种传染病、历史老师找到了一位与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或人类可以不死;他主张不要把写小说的才能神秘化,他说写小说就像做一把椅子,只需要结实,如果能漂亮一点、艺术一些则是锦上添花的事;他甚至不认为文学是一种责任,不相信文学可以用来改变社会,尽管他在85岁高龄时,还开了一个Blog,评点葡萄牙及世界政治。

作家有谦逊的权利,但在读者与评论家们的眼里,这位大器晚成的作家就如他所崇拜的佩索阿和博尔赫斯一样伟大。诺贝尔文学奖的授奖词如是说:“极富想像力、同情心和颇具反讽意味,使人们得以反复重温那一段难以捉摸的历史。”萨拉马戈的作品经常采用反讽和寓言的笔调,将幽默与忧郁、怀疑和幻想共冶一炉,将历史事件与传说、寓言、民间故事等元素交融一处,赋予读者解读伊比利亚半岛历史的崭新视角。然而他对历史和宗教的再创造,也惹怒了不少人。在其1997年的作品《耶稣眼中的福音书》里,耶稣与抹大拉的玛丽亚一起生活,试图避免被钉死在十字架上。小说激怒了葡萄牙宗教团体和罗马教廷,文化大臣亦将萨拉马戈的名字从欧洲文学奖提名中剔除,萨拉马戈则对此审查深感不满。

虽然若泽·萨拉马戈是八十年代以来葡萄牙销量最好的当代作家,但他的书并不易读。他的小说叙事者经常隐而不现,带着一种狡猾、玩笑般而又浸淫着感伤气息的叙事声音;他的主人公常常孤身一人,对抗着某种非人性的社会状况。他的文风绵密而流动,密密麻麻的字充满书页。他喜欢用逗号断句,而很少使用句号,很少分段以至有些段落足有好几页长,人物对话不用引号,变换说话者时仅以首字母大写区分……他希望词语流动,变成句子、段落、章节、书……对此,某些评论家认为萨拉马戈的叙事过于知识分子化,节奏缓慢,影响了读者进入。布克奖得主、爱尔兰作家约翰·班维尔也戏言,博尔赫斯用三页就能解决的故事,萨拉马戈需要用三百页。对此,萨拉马戈反驳说:“我告诉他们,大声朗读我的书,那时他们就会找到节奏感,因为这是‘被写下的口语’,这是人们彼此之间讲故事的一个书面版本。”

除了讲究节奏感、富于实验性的“口语”式文风外,文本的交互性是萨拉马戈文学创作的另一显著特征。在或许是萨拉马戈最出色的小说、1995年作品《盲目》(Ensaio sobre a Cegueira,中译本译为《失明症漫记》)里,一场神秘灾祸令世上几乎所有人失明;而九年之后,他用《看见》(Ensaio sobre a Lucidez)延续了这个大胆的政治寓言。“我们是理性的存在,但我们的行为并不理性,”他在一次采访中说,“如果我们真的有理性,世界上就不会有饥荒了。”

萨拉马戈对于当代社会始终怀有一种焦虑。他信仰共产主义,从不吝表达自己的政治倾向——“词语不是用来隐藏思想的”。在接受西班牙《国家报》采访时,他说:“我过去是,现在是,我想直到我的岁月结束我将仍然是共产党。”而他认为,共产主义所遭遇的暂时挫折是由于“一些人在具体执行某些和社会主义与共产主义有关的学说时发生了偏差。”

或许,用萨拉马戈的这段话来总结他的文学创作和政治态度之间的关系再恰当不过了:“我的每一本书都试图回答一个问题,澄清一个疑问,厘清一种想法,表明我是如何在这个世界存立的,是如何理解这个世界的,抑或我是如何对这个世界感到不解的。”


Posted by at 00:00 | Read more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Edit |

书讯三则 - [lit_news ]



《世博游黄金路线》
http://book.douban.com/subject/4820981/
朋友做的世博攻略书。158页的全彩小书,实用、亲切、俏皮,不带官方腔调的私人指南。

《最初的爱情,最后的仪式》
http://book.douban.com/subject/4011440/
麦克尤恩的处女作。大胆、先锋,写尽青春期的诸多面向。

《SHANGHAI: A History in Photographs, 1842-Today》
http://book.douban.com/subject/4749421/
企鹅出版的画册,收录了众多著名摄影师拍摄的上海历史照片。非常好看!


Posted by at 01:30 | Read more | Comments (6) | Trackback (0) | Edit |

Rules of Writing (7) 萨拉·沃特斯 | 海伦·辛普森 - [lit_news translation ]

萨拉·沃特斯 Sarah Waters

1 发疯般阅读。但尽量带着分析的眼光来读——这可能会很难,因为一本小说越好越引人注目,你就越少意识到它的谋略。值得去领会那些谋略,无论如何:它们早晚在你自己的作品里用得上。我觉得看电影也有好处。几乎每部现代好莱坞大片都令人绝望的冗长而松散。试着想象经大胆剪辑后变得好得多的电影,对于讲故事的艺术,这是种绝佳的练习。这带领了我……

2 发狂般删节。少就是多。我——经常阅读手稿——包括我自己的——我会来到,比如说,第二章的开头,想着:“这才是小说应该开始的地方。”关于人物和背景故事的大量信息可以通过小细节来传达。你对于场景或章节的情感依恋会随着你进展到其它故事而消退。要实事求是。实际上……

3 把写作当成一件工作。有纪律。很多作家都有点强迫症。格雷厄姆·格林一天写500个词。让·布雷迪午餐前写5000词,然后下午用来回复粉丝邮件。我最少一天写1000个词——有时侯容易做到,而有时,老实说,就像便秘,但我会让自己坐在书桌前,直到我写到那儿,因为我知道这样一来,我把这本书推进了一点儿。那1000个词很可能是垃圾——它们经常是。但是,晚些时候回到这些垃圾词并把它们变得更好,总是更容易一些。

4 写小说并不是“自我表达”或“疗愈”。小说是给读者看的,写小说意味着技巧、耐心、无私地制造效果。我将我的小说视为某种类似露天市场兜风的东西:我的工作是在第一章开头把读者捆在他们的车上,随后让他们飕飕地经过各种场景和惊诧之事,循着精心设计的线路,以一种小心控制好的节奏。

5 尊敬你的人物,即使是小人物。在艺术领域,一如在生活中,人人都是自身特定故事的主人公;值得思考一下你的次要人物的故事是怎样的,即使他们的故事仅仅与你的主角的故事略有交叉。同时……

6 别容纳过多的叙事。人物应该是个体化的,但要有功能性——就像画作中的形象。想想Hieronymus Bosch的《被嘲弄的基督》,画中坚毅忍受苦难的耶酥被四个恶狠狠的男人紧紧包围。每个人物都是独一无二的,然而每个又代表了一种类型;而加在一起他们构成了一种叙事,这种叙事因如此紧凑简约的建构而变得更有力量。对于类似的主题……

7 别写过头。避免重复的句子,分散注意力的形容词和无用的副词。尤其是初学者,似乎认为写小说需要一种特别的华丽词藻,与人们在日常生活碰到的任何一种语言都迥然不同。这是对于小说效果如何产生的一种误解,可按遵守第一条规则来消除。比如,读一些科姆·托宾或考麦克·麦卡锡的作品,看看如何故意用有限的词汇来制造令人惊异的情感冲击。

8 节奏很关键。优美的写作是不够的。写作班学生可能善于创造一页技巧高超的行文;有时侯他们缺少的是在漫长旅程中随地域、速度和心情的变化,将读者带入一段旅程的能力。再一次,我发现看电影有帮助。许多小说会希望以一种电影的方式靠近,逗留,挪开,推进。

9 别慌张。小说写到中途时,我常常会经历胆战心惊的时刻,我思忖着眼前屏幕上的胡言乱语,和接连而来的,嘲讽的评论,朋友的尴尬,失败的职业,缩水的收入,变卖的屋子,离婚……然而,在诸如此类的紧要关头顽强工作下去,总令我到达终点。离开书桌一会儿会有帮助。彻底谈论问题可以帮助我回想起在遭遇困境前我曾试图达成的东西。去散一个长步几乎总能令我以一种略微新鲜的方式思考我的手稿。如果所有这些都没用,还有祈祷。St Francis de Sales,作家的守护神,经常帮助我脱离困境。如果你想广撒网,你也可以试试恳求Calliope,史诗的缪思。

10 才能胜过一切。如果你是一个真正伟大的作家,这些规则都不用遵守。如果詹姆斯·鲍德温觉得应该加快一点节奏,他就永远不可能达到《乔万尼的房间》那样绵长、强烈的诗性。没有“过度的”行文,我们就不会有狄更斯或安吉拉·卡特般丰盛的语言。如果人人都节省人物,那么就不会有《狼厅》……然而,对于我们其他人而言,规则还是很重要的。而且,关键在于,只有理解了这些规则目的何在以及如何运作,你才可能试着去打破它们。

海伦·辛普森 Helen Simpson

我拥有的最接近规则的东西,是贴在我书桌墙上的一张便条纸,上面写着“Faire et se taire”(福楼拜),我自己将之翻译为“闭嘴去做”。

 


Posted by at 00:00 | Read more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Edit |

Rules of Writing (6) 杰奥夫·代尔 | 理查·福特 - [lit_news translation ]

杰奥夫·代尔 Geoff Dyer

1. 永远不要担心项目的商业可能。那些东西是让代理人和编辑去烦恼的——或者也不用。与我美国出版商的对话。我:“我写一个那样无聊的书,只有那样一点商业吸引力,如果你出版它,它很可能让你丢了工作。”出版商:“那恰恰是让我想做这份工的原因。”

2.别在公共场所写作。1990年代初,我去巴黎住。 常见的作家式理由:回想当时,如果你被看见在英国酒吧里写作,你会被踢爆头;而在巴黎,在咖啡馆里……从那时候开始,我渐渐讨厌在公共场所写作。我现在觉得,写作只能在私人场所进行,就像其它厕所活动一样。

3.别做那种花一生时间来奉承纳博科夫的作家。

4.如果你用电脑,经常改进并扩展你的自动修正设置。我忠于我那狗屎电脑的唯一理由是,我投入了如此多的创造力,创造了一个文学史上最强大的自动修正文件。它构成完美,仅仅按几下键盘,拼好的词就冒出来了。“尼”变成了“尼采”,“摄”变成了“摄影”,诸如此类。——天才啊!

5.记日记。我写作生涯的最大遗憾就是我从不写日志或日记。

6.要有遗憾。它们是燃料。在纸上它们燃烧成欲望。

7.任何一次写作时,都要同时有超过一个念头。如果在写一本书和什么都不做之间选择,我总会选择后者。只有当我有写两本书的想法时,我才会选择写这本,而不是另一本。我总是需要觉得从某样东西那儿逃开。

8.对陈词滥调保持警觉。不仅仅是马丁·艾米斯与之宣战的那些陈词。有表达的陈词,也有回应的陈词。有观察和思想的陈词——甚至有观念的陈词。许多小说,甚至不少写得还不错的,都是遵照期待的陈词而作的形式的陈词。

9.每天写。养成将你的观察写成词语的习惯,渐渐这会成为本能。这是最重要的规条,自然而然地,我会遵守。

10.永远不要握着刹车骑车。如果某样东西太难了,就放弃,做点别的。试着别坚持不懈。但写作又要坚持不懈。你必须持之以恒。我三十多岁的时候,我曾坚持去健身,尽管我讨厌。去健身的目的是推迟我不去的那天的到来。那就是写作对我而言的意义:推迟那一天的到来,那时我将不再写作,沉入深深的沮丧,而那将无异于完美的赐福。


理查·福特 Richard Ford

1. 和你所爱的、觉得成为一名作家是个好主意的人结婚。

2.别生孩子。

3.别读你的评论。

4.别写评论。(你的判断总是受影响了。)

5.别和妻子在清晨或深夜争吵。

6.别一边喝酒一边写。

7.别给编辑写信。(没人在意。)

8.别恶意对同行。

9.试着把别人的好运气看作对自己的鼓励。

10.别吃任何屎,如果你能忍得住的话。

 


Posted by at 00:05 | Read more | Comments (1) | Trackback (0) | Edit |

Rules of Writing (5) 希拉里·曼特尔 | 尼尔·盖曼 - [lit_news translation ]

希拉里·曼特尔 Hilary Mantel

1. 你是认真的吗?那么去找个会计师吧。

2. 《阅读成就作家》,多萝西娅·布兰特著。照它说的去做,包括你认为不可能的任务。你会尤其不喜欢晨起即写作这建议,但如果你能做到,这也许会成为你为自己所做的最好的事。这本书是关于由内而外成为一名作家的。许多后来的建议书由此而生。你真的不需要任何其它建议了,尽管如果你想提升信心,”教程“书也很少会对你有害。你可以从一些小小的写作练习开始整本书。

3. 要写你想读的书。如果你不想读,那为什么其他人会想呢?别为意识到的观众群或市场写作。等你的书写好的时候,他们很可能已经消失了。

4. 如果你有个好的故事念头,别想当然地认为它一定得形成叙事。它可能更适合写成戏剧,电影剧本或者诗歌。要灵活。

5. 要注意,任何在“第一章”前出现的东西或许都可省略。别在那儿放重要线索。

6. 开头几段常常可以剔除。你是在跳哈卡舞吗,还是仅仅曳动脚步?

7. 将你的叙述能量集中于变化点。这对于历史小说尤为重要。当你的人物进入一个新环境,或他们周围的东西改变时,那就是你需要退一步在他们的世界里填充细节的时候。人们不关注他们的日常环境和日常惯例,所以当作者描述这些东西时,听起来会像他们在过分用力地指导读者似的。

8. 描写必须有其作用。不能仅仅是装饰性的。当包含人的元素时,它最有效;如果它来自一个暗示的视角,那么它比上帝视角更有效用。如果描写被正作观察的人物的视角所润色的话,它实际上会变成人物定义的一部分及行为的一部分。

9. 如果你写不出了,离开你的书桌。散散步,洗个澡,睡个觉,做个派,画图,听音乐,冥想,锻炼;不管你做什么,别只是僵在那儿怒对问题。但是别打电话或去派对玩;假如你那样做,其他人的言语会涌入你失落的话语本该在的地方。为它们打开一条缝,创造空间。要耐心。

10. 为任何东西做好准备。每个新故事有不同的需求,或许会有理由打破这些和所有其它规条。除了第一条:如果你一直想着所得税,你就不可能将你的灵魂献给文学。


尼尔·盖曼 Neil Gaiman

1. 写。

2. 把一个词放在另一个词后面。找到正确的词,将它写下来。

3. 完成你正在写的东西。不管你需要做什么来完成它,都要完成它。

4. 把它放在一边。假装你以前从未读过它一样地阅读它。把它拿给那些你尊敬他们的看法、也喜欢这类东西的朋友们看。

5. 记住:当人们告诉你有地方不对或者对他们不起作用时,他们几乎总是对的。当他们确切地告诉你他们觉得哪里不对以及如何修正的时候,他们几乎总是错的。

6. 修改它。记住,或早或晚,在它变得完美之前,你必须放手,继续写下一样东西。完美就像追逐地平线。保持前进。

7. 对你自己的笑话大笑。

8. 写作的主要规条是,如果你有足够的自信和信心,你就可以被允许做任何你喜欢的东西。(那或许既是写作的规条,也是生活的规条。但对写作来说,这绝对正确。)所以当你的故事需要被写下来时,就去写下来。诚实地写,竭尽所能地讲述它。我不确定还有什么其它规条。没有什么要紧的规条了。


Posted by at 00:00 | Read more | Comments (1) | Trackback (0) | Edit |


Page共11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最后一页
Powered by www.blogbu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