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其本意而言,基本上可以说是现实的一种折射,即让现实在歪歪斜斜和热烘烘的气氛中,折射在随意起伏不定的某一层面上,显现出一种被扭曲了的投影。——《岁月的泡沫》(Boris Vian)




3.0版的nap café: lohasly + nap café

第二次去嘉善坊(Jia Shan Market)。认牢门口有卖大闸蟹的那条弄堂,陕西南路550弄就不像想象中那么难找。初进弄堂时有点蟹腥气,但很快就被前面肉馒头的香味盖过。卖小菜 的人家占据了两旁门面,老太太们则聚众嘎三胡、晒太阳,浑然不知边上那栋漂亮的老房子顶上,有架吊车在运一座假山。穿过弄堂小菜场,在Cafe Sambal门口左转,来到一扇铁门前。门上写着:lohasly + nap café,请按门铃0204。

没错,这里是3.0版的nap café—— lohasly + nap café。我们当然想念窗外梧桐树叶伸手可及的长乐路版,和静安别墅有花园会淹水的洋房版,但走进二楼店堂,怀旧情绪很快就被扑面的新鲜感代替。好大!是 我们的第一印象。店主zhuyi告诉我们,这里的面积有静安别墅三倍大。其实不止,老板娘丢帕已经忙不迭要带我们去参观这里的衍生设施——屋顶上的城市菜园。我们爬高落底,登上对面三楼屋顶。赫然一排排绿油油的菜!这个是芹菜,正在种菜的“菜农”告诉我们。那么这些呢?我们指着前面另一排小小的菜问道。小的芹 菜,菜农笑答。惊喜在转身的时刻——屋顶菜园的另一侧,有个粉红色的、酷似外星人头盔的东西,竟然,还可以钻到里面去喝茶。在屋顶菜园的一角,我们还发现 了一只肉嘟嘟的、黑白相间的兔子!大概是孤独了很久,看见我们出现,兔子似乎比我们更激动,从栏杆间隙探出头来。它的眼睛睁的好大,就像我们是外星人。

我们回到对面的lohasly+nap café时,Jia Shan Market的万圣节派对正拉开序幕。端着熟悉的咖啡,看着楼下变戏法一样地出现一个个奇装异服的小萝莉(嘿!最佳创意奖就给你了,这个穿着垃圾袋的小朋友!),他们在园子里发疯一样追逐奔跑在懒人沙发上打滚又突然端坐着大口吃光整盆薯条再拎着环保袋去trick or treat⋯⋯

近黄昏,我们挪回室内。我们参观了长桌上暂时陈列的产品:既有原先售卖的咖啡、红茶、鹦鹉糖、果酱,也有一些新鲜的东西,比如Welfare Trade的香皂等。一排木制书架将咖啡店堂与工作区域(顺便一提,实习生编辑继续招募中 )分开,厕所则巧妙地隐藏在一扇酷似衣橱的门后。整个咖啡制作区域是敞开式的,自由随意。我们注意到窗边还有一排暖气装置,冬天就不用愁了吧。

我们离开lohasly+nap café时,在楼下的包子铺买了个肉馒头吃。很香,不过皮有点厚。旁边有个阿姨在硕大的塑料盆里切菜,做馄饨馅。一摊之隔的肉铺,几块热气肋条肉横陈着。 就在这个瞬间,lohas这个词从我们脑子里跳了出来。究竟什么是lohas?什么是乐活?是坐在仓库改建的咖啡馆里喝咖啡,在屋顶上种菜,还是在这弄堂 里最普通最小市民的地方生活?哪种更符合Lifestyles of Health and Sustainability(健康及可持续的生活方式)呢?从本文提及的个案而言,它们或许都是乐活的不同形态,不同族群的不同乐活法。但我们也注意到 另一种倾向,即把lohas视为一个简单的标签,一个方便的营销策略——尤其,当这个缩写词被过度使用,以至于其最本原的意义渐渐流失的时候——去逛逛所 谓的创意市集、或价钱高得离谱的有机食品专卖店,你就会明白。要知道当一种生活方式被大量贩卖的时候,最终难免会变得一文不值。

夜里在MSN上,我询问了店主zhuyi的看法。你觉得什么是lohasly呢?我问。 lohasly就是为利比亚的乐活事业作贡献,他答。顿了两秒后,他又补充说,这是开玩笑的。因为lohas.com被美国人注册掉了,利比亚的域名 “.ly”挺短的,所以我们就用了lohas.ly——短短一分钟内,zhuyi给出了第二个答案。又顿了几秒,他说,这也是开玩笑的,因为“让你心情好,这个 就是乐活”。好吧,或许lohas更是一种精神层面上的健康与可持续,所以它并不专属于某一类人、某一种店、某一个地域,通向lohasly+nap café的那条弄堂里的一切也是lohas的,假如不是更lohas的话。

 

 


Posted by at 01:47 | Trackback (0) | Edit |

Comments


Posted by 小爵 () at 2010-11-03 09:51:06
兔子的颜色好奇怪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