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其本意而言,基本上可以说是现实的一种折射,即让现实在歪歪斜斜和热烘烘的气氛中,折射在随意起伏不定的某一层面上,显现出一种被扭曲了的投影。——《岁月的泡沫》(Boris Vian)




所有的风景都属于天空




for 南都周刊

在坐落于杭州钱江新城的万象城看无印良品展,是一次与众不同的观展体验。沙发、桌子、椅子、笔、锅盖、计算器、收音机、T恤、衬衣、灯……这些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实际使用并司空见惯的,在无印良品店堂里层层堆叠并等待被购买的物件,此刻竟一律安静地各自出现在雪白的展墙上。没有价格标签,只有一块块展览说明牌相伴。它们就好像是被刻意错置于这个陌生的空间,以便在其商业性、日常性及艺术性三者交汇所引起的张力间激起人们的好奇心,促使人们换上一种别样的眼光来重新审视这些物件。

这样就好

第一眼望去,展览场内的色调在黑、白与不同程度的灰之间游移。但千万别被无印良品低调而简朴的外表所迷惑,无印良品的每一件产品都有比第一眼看上去更耐人寻味之处。只要投去足够细致的第二眼,你就会发现更多。就拿这个纯黑色的充电收音机为例,它虽然其貌不扬,但却因为可以用手摇充电而获得许多意想不到的功能:它可以当做手机的充电器,可以当手电筒,可以充当警笛,在某些生死攸关的紧急情况下,说不定还可以救人一命。又比如深泽直人设计的拉线式CD播放器:从外形看,它与排风扇颇为相似。它给人一种错觉,就好像只要听着CD机里播放的音乐,就会有清风拂过似的。它让人的感觉变得敏锐,同时又在商品和设计之间建立了微妙的联系。

从无印良品创立至今,类似的创意和发明已达到一个惊人的数字——超过7500项之多,本次展览展出的虽只是冰山一角,但依旧不难闻见扑面而来的创意气息——在伞柄的位置开了一个孔而变得独一无二的、不再容易被拿错的雨伞。在锅盖内侧设置了不同高度的内圈,因此可以与五种不同大小的锅口吻合的多用锅盖。同一把柄可接驳六种不同工具的清洁用品套餐。为公园设计的大型时钟。可以完美贴住脚跟的直角袜。可以随身携带并改变形状的贴身颈袋。在沸点较低的真空环境下油炸而得以保持原味的苹果片……都是对日常物件所作的极小改变,但正是这些微小的改变,在日积月累中建构了无印良品的历史。一如展览前言中所言,“我们生产的产品虽然简洁朴素,但并不只是单纯地将普通的产品简单化。我们不断地注视、观察诸如起床、刷牙、吃早餐这种不起眼的日常生活片断,努力积累着哪怕一丁点儿可以加入其中的新鲜创意。积累后又推翻,然后再积累……”

从1980年田中一光先生创立无印良品之日起,将日常生活作为设计的着眼点,一直是其最核心的产品哲学。一方面,无印良品的产品设计来源于对日常生活司空见惯之处的审视和再设计,来自于日常生活对于物件的内在要求;另一方面,对于消费者而言,他们的产品又继而“触发出一种新的生活意识,这种生活意识最终启发人们去追求更为完美的生活样式。”(原研哉语)

或许可以从无印良品对于品质的定位——“这样就好”——之中更好地理解其根植于日常生活的价值观。这短短四字既呈现了东方式的、退一步海阔天空、包容一切的价值观,又在话语间暗示着些许不满足,仿佛在等待无印良品再冒出一个个新鲜创意,来将这些不满足逐步消弭。“因为有生活,所以有无印良品!”这是展墙上的唯一一个感叹号。

无中生有

极简主义、朴素、简约、环保……这些概念的集聚之处,便是无印良品之“无”。“无印良品”这一名称,最初是由撰稿人日暮真三提出、创始人田中一光先生最终确定的。“无”不仅指空无一物,而且是包容,是可能性。

无印良品深受极简主义的影响,不但造型简洁朴素,连包装袋选用的都是环保的无漂白纸。它提出“世界合理价值”,倡导在日常生活中通过实践,力图在伦理和经济之间取得平衡,而非一意追求经济利益。这种主张与“这样就好”的品质定位,及日后兴起的环保、LOHAS等风潮一脉相承,皆贯穿着东西结合的、天地和谐的价值观。最极端的例子:无印良品甚至不在广告中使用任何广告语,而只用自己的品牌名作为唯一的宣传语——这恰恰包容了各种热爱无印良品的消费者彼此各异的理由——有人喜欢其设计简练,有人看中其合理的价格,有人则觉得穿无印良品的衣服比较容易搭配……无印良品的广告并不刻意强调其中任何一点,而只在简单的画面中直接展示商品本身。于是这“沉默”便成了消费者的想象空间,而又有什么能敌得过想象呢?

“无”之多元解读的可能性使人们得以寄托各自的期待,也使“无中生有”成为可能。如同国画里的“留白”,或者极简主义所倡导的“少就是多”。空就是一个容器,包容着所有的可能性。另一方面,这留白也是一种邀请,邀请消费者投入自己的想象和期待,避免了信息传达过程中的单向度。在本次无印良品展上,观众也可以在二楼店铺中买到各种大小的空白帆布袋,并用店铺提供的水笔及字母图章进行DIY创作。

两个天空

本次无印良品展的一个有趣之处是,除了一楼大堂里的主展馆,展览的部分内容是在万象城二楼店堂中央展出的。那里究竟是商店还是美术馆?是作品还是产品?空间的双重用途似乎在向每一位消费者提问。

我们不妨从摄影师藤井保提出的“地平线”的概念说起。“地平线之上空无一物,但又蕴涵所有。因为从地平线出发,可以看到天地间所有的景象,人与地球的关系也得到了一个趋于极致的体现。”(P120,原研哉《设计中的设计》)为了寻找完美的地平线,摄影师远赴南美洲玻利维亚中部的一处盐湖,原研哉这样描写道:“在这个地区,似乎有两个天空,地平线就是他们的分界线。所有的风景都属于天空。”或许用这段话描述来回答艺术与商业的分野非常恰当:在无印良品的世界里,艺术和商业不啻就是那两个彼此映照的天空。

在本次无印良品展的“39人的My Bag”单元,无印良品邀集了深泽直人、隈研吾、原研哉、须藤玲子、张永和、刘索拉等中外艺术家,在空白帆布袋上进行创作,亦是对于“空”之概念及商业与艺术交融的一次成功演绎。艺术家们有的把无印良品的招牌设计——便签条、伞柄、延长电线等搬上帆布袋;有的则着力于刻画自我的内心世界,如刘索拉的音符和艾末末那意味深长的不知名动物;还有一些艺术家则嬉笑怒骂皆成章般,展现了各自的想象力和幽默感。

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呢?消费者也可以是艺术家,商品也可以是艺术品,商店也可以是艺术馆。在无印良品拥有两个天空的世界里,生活便是“无中生有”,而所有的风景都属于天空,属于包容一切、蕴藏着无尽丰富可能性的天空。




Posted by at 02:27 | Trackback (0) | Edit |

Comments


Posted by Len () at 2010-05-26 09:08:48
艾未未是被回避了吗?呵呵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