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其本意而言,基本上可以说是现实的一种折射,即让现实在歪歪斜斜和热烘烘的气氛中,折射在随意起伏不定的某一层面上,显现出一种被扭曲了的投影。——《岁月的泡沫》(Boris Vian)




吴江路



for 上海壹周

离下一位病人的预约时间还有五分钟。我靠在旋转椅上,得意于自己数年前误打误撞的选择。没人会料到心理医生竟成了如今——2046年这个城市最火的职业。我也没料到。当时我一心想成为小说家。我需要故事。我觉得做心理医生可以搜集到各式各样稀奇古怪的故事。如此而已。

我对下一位病人充满期待。那位18岁女孩患有臆想症。她无法厘清现实与想象的分野,每每在扑了个空之后陷入沮丧。她曾说,自己“真正的家”在一堵墙里,你只能穿过,而无法居于其中。她还声称天空中的云——假如你不去看它们的话——其实是彩色的。只是,一旦你望向它们,它们就会变成白色。

我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前一周。她躺在沙发上,好几分钟一言不发。然后她突然问道:你知道吴江路吗?我随手查阅了Google Map,上海并没有这样一条马路。于是我照实答:我不知道,而且上海并没有吴江路。这时她突然变得激动。她抽动着四肢,企图挣扎着从沙发上坐起;然而有某种无形的东西阻止了她。她渐渐安静下来,眼里却有泪。

那一次,她讲了很久,我没有打断她。她说吴江路就在南京路以南,一头在泰兴路,另一头与南京路交界,中途经过石门一路。(我查阅了Google Historical Map,无论什么年份,这条马路都不存在。)她说吴江路分为两段,石门一路以西小店林立,以东则是小吃一条街。每至夏夜,那里总人山人海,香气扑鼻,是喝啤酒吃宵夜的好地方。(可我记得,石门一路以东分明是传媒广场,以西则是路人皆知的均价七万的楼盘。)她又停顿了好久,仿佛又一次沉入回忆,又艰难地浮上来,并简短地说道:我和他就是在那里认识的。他不小心把一串烤鱿鱼掉在了我的新跑鞋上。(我注意到,她说到这里的时候,脸上浮起浅笑。我明白了她先前激动的原因。)他是个艺术家,喜欢涂鸦,也喜欢滑板。她继续说道,我记得就在吴江路拆迁前几周,他被查出了绝症。医生要他住院治疗,他拒绝了。他把自己的名字涂在了一块拆迁围栏上。那里就是原先我们相识的地方。(这么说,吴江路已经拆迁了咯?我问。)是的。她说。那是五年前的事。(我犹豫着要不要告诉她,无论是五年还是五十年前,吴江路从来不曾存在过。我想起她激烈的反应,最终放弃了这个念头。)如今不在的东西,你不能假装它从未存在过。——她离开的时候,郑重地这样对我说道。

敲门声打断了我的思绪。是她。这一次,她又会臆想出一条不存在的街道吗?还是,一个或许也不存在的爱人?我这样思忖的时候,她竟然同样一动不动地凝视着我。许久,她终于开了口:哦,医生,原来你是真的,你不是我想象出来的。


a_void archive

徐家汇  复兴公园  阿娘面 中苏友好大厦 静安别墅 失重 马勒别墅 大自鸣钟 外滩 茶餐厅 文庙 锡德坊 
十字路口 
小餐馆 足球场 渡口 电影院 长春 咖啡馆 机场 新村 K房 季风 隧道 大食代 便利店 废墟


Posted by at 22:01 | Trackback (2) | Edit |

Comments


Posted by cyan () at 2010-03-13 20:00:07
你是心理医生?能联系我么?我想请你帮个忙

Posted by Awen () at 2010-03-10 10:38:58
吴江路的小杨生煎应该尝试一下

Posted by Joerica () at 2010-03-08 11:23:54
评论中有句话非常喜欢:Thx for giving me life once upon a time

Posted by magentaD () at 2010-03-05 21:52:05
怀念吴江路的夜市,曾经误打误撞去过一次

Posted by () at 2010-03-04 16:55:40
btr,原来你是真的

Posted by piupiu () at 2010-03-04 08:57:28
写的很好看

Posted by Miss761 () at 2010-03-03 13:18:48
每天坐车经过那里的时候,感觉心空掉了一块

Posted by L () at 2010-03-02 23:50:10
吴江路说:Thx for giving me life once upon a time

Posted by xiaok () at 2010-03-02 22:55:26
吴江路已死

Posted by 安小羽 () at 2010-03-02 22:12:44
昔日容顏今日已不在。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