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其本意而言,基本上可以说是现实的一种折射,即让现实在歪歪斜斜和热烘烘的气氛中,折射在随意起伏不定的某一层面上,显现出一种被扭曲了的投影。——《岁月的泡沫》(Boris Vian)




这是水(4)


Part 1 Part 2 Part 3


或者,当然,假如我的默认设置是更有社会意识的文科形式,我可能会在一日之终的车流里把时间花在讨厌那些巨大、愚蠢、挡道的越野车、悍马和V-12小卡车上,这些车燃烧着浪费的、自私的四十加仑油箱,我可以老是想着,那些爱国或宗教贴纸似乎总出现在那些最大、最恶心自私的车辆上,由最丑陋、最不顾别人、最挑衅的司机们驾驶着。我可以想着我们的孩子们的孩子们会怎样鄙视我们浪费了未来的燃料,并很可能破坏了气候,想到我们所有人有多糟糕、愚蠢、自私、讨厌,以及当代消费社会如何令人生厌,诸如此类。

你明白这意思。

如果我选择在商店或高速公路上以这样的方式思考,没问题。我们很多人都这样。只是这种思考方式有如此简单、自动的倾向,以至于它不必成为一种选择。它是我自然的默认设置。是我体验成人生活无聊、丧气、拥挤的那部分时的自动方式,这时我运作着这自动无意识的信念,即我是世界的中心,我当前的需要和情感要决定世界的轻重缓急。

当然,事实是对于这类情境,存在着完全不同的思考方式。在这车流里,所有车辆停或慢下来挡了我的道,并非没有这样一种可能,这些在越野车里的人过去曾经遭遇了可怕的车祸,如今觉得开车可怕,以至于他们的心理治疗师不得不要求他们去弄一辆巨大的重型越野车,他们才好觉得足够安全来驾驶。或者这辆刚刚超过我的悍马,驾驶它的那位父亲旁边或许坐着他受伤或患病的孩子,他正试图送他去医院,他远比我紧急得多,也更合乎逻辑:实际上,是我挡了他的道。

或者我可以选择强迫自己考虑这样一种可能,在超市收银处排队的其他所有人和我一样厌烦和沮丧,其中一些人的生活很可能比我更艰难、更单调、更痛苦。

再一次,请别以为我要给你们什么道德建议,或者我在说你们应该这么思考,或者有人期待你们自动地这样做。因为这很难,需要意志力和努力,如果你们像我一样,那么在有些日子里你可能做不到这点,或者你会直率地说你不愿意这样做。

但在大部分日子里,如果你足够自觉地给予自己一个选择,你可以选择以不同的方式来看待这位肥胖的、眼神无光的、妆化得太浓的、刚在收银队伍里朝她的孩子大声嚷嚷的女士。或许她通常并不像这样。或许她已经连续三晚不眠,握着她即将因骨癌而死去的丈夫的手。又或者这位女士是汽车监理所的低薪职员,昨天刚刚打通一些小门路,帮你配偶解决了一个可怕而令人生气的繁琐问题。当然,这些都不是很有可能,但同样也并非不可能。只是取决于你愿意去考虑什么。假如你自以为你知道什么是现实,按默认设置来运作的话,那么你,像我一样,很可能不会去考虑那些并不恼人、并不痛苦的可能性。但假如你真的学会了如何去关注,那么你会明白存在着其它选择。实际上你有力量把一个拥挤、炎热、缓慢的消费地狱般的情境体验得既有意义又神圣,与创造星星的那些力量齐名:爱,友谊,一切事物深处神秘的一致性。

并不是说神秘的东西就一定是真的。唯一大写的真实,是你要去决定你试图看待它的方式。

这,我要说,就是真正教育的自由,学习如何自我调整的自由。你要有意识地决定什么有意义,什么没有。你要去决定看重什么。

(待续)




Posted by at 00:00 | Trackback (0) | Edit |

Comments


Posted by L () at 2010-02-24 22:39:47
感觉btr就是那种能把恼人的情境体验得神圣而有意义的人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