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其本意而言,基本上可以说是现实的一种折射,即让现实在歪歪斜斜和热烘烘的气氛中,折射在随意起伏不定的某一层面上,显现出一种被扭曲了的投影。——《岁月的泡沫》(Boris Vian)




这是水(2)


(续 Part 1)

很容易在类似标准的文科分析课上讲这个故事:考虑到两个人的两种不同的信仰模式,以及两种不同的、从经验里建构意义的方式,同样的经历对于两个不同的人而言可能意义迥然不同。因为我们看重信仰的宽容度和多样性,在我们的文科分析中,就不愿宣称某人的诠释为真,而另一个人的为假或错。这没问题,只是同时我们无法停止谈论这些个人的模式和信仰从何而来。我的意思是说,它们来自这两个人内部的哪儿。就好像一个人对于世界最基本的定位,及其经验的意义,不知为何就是难以改变的,像身高或鞋的尺码;抑或自动地被文化所吸取,像语言。就好像我们如何建构意义实际上不是一种私人的、有意的选择。还有,所有那些关于傲慢的事。那个没信仰的人全然肯定不存在这种可能性:即路过的爱斯基摩人与他求助的祈祷有关。对,也有许多有信仰的人,他们好像同样傲慢,对他们自己的诠释深信不疑。他们很可能比无神论者更可憎,至少对我们大部分人而言。但有信仰的教条主义者的问题与故事里的无神论者如出一辙:盲目的确信,一种渐渐变成牢狱的成见,这牢狱如此绝对,以至于囚徒甚至不知道自己被关了起来。

这儿的要点在于,我认为这一部分教会了我,如何思考究竟意味着什么。稍微不那么傲慢一些。有那么一点点对于自我及确信的批判意识。因为绝大部分的、我倾向于自动确定的东西,其实,是完全错的,被蒙蔽的。我吃了一番苦头明白了这点,我想你们这些毕业生们也会。

这儿我举个我自以为然的东西其实错得离谱的例子:我自身直接经验里的一切都让我深信我是宇宙的绝对中心;最真实、最生动、最重要的存在。我们很少想到这种自然的、基本的自我中心主义,因为在社会中它如此令人反感。但对我们所有人而言,几乎一样。这是我们的默认设置,在出生之时起便植入我们身体。想想这个:没有任何你拥有的经验,你不是它的绝对中心。你所经验的世界,在前面或在后面,在你的左边或右边,在你的电视或你的显示器上。诸如此类。他人的想法和情感必须以某种方式传达给你,但你自己的却那样直接、迫切、真实。

别担心我会就怜悯或“他人为导向”或所有所谓的德行来一番长篇大论。这不是一个有关德行的问题。而是关于自我选择去做一些工作,以某种方式改变或摆脱自然的、难以改变的默认设置,这些默认设置深而真实地以自我为中心,通过自我的眼光来看待并诠释一切。能够像这样调整他们自然的默认设置的人通常被描述为“适应性强的”,我要告诉你们这不是一个偶然的词。

(待续)


Posted by at 00:00 | Trackback (3) | Edit |

Comments


Posted by Gingili () at 2010-02-22 15:04:16
译得真好!

Posted by I () at 2010-02-22 01:00:01
当一个独立的人的最重要的态度,就是学会谦卑,无论是对待意识还是实体世界,是对待自己还是他人

Posted by silen7 () at 2010-02-21 21:03:33
期待后续部分……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