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其本意而言,基本上可以说是现实的一种折射,即让现实在歪歪斜斜和热烘烘的气氛中,折射在随意起伏不定的某一层面上,显现出一种被扭曲了的投影。——《岁月的泡沫》(Boris Vian)




这是水(1)


[btr注] 《This is water》是已故美国作家David Foster Wallace于2005年5月21日在Kanyon大学毕业典礼上的演讲。这里分几日译出。

欢迎并祝贺凯尼恩大学2005年毕业班。有两条幼小的鱼游来游去,它们碰巧遇见一条年长的鱼从另一边游过来,它向它们点头示意并说道“孩子们,早上好。水怎么样?”而这两条幼鱼继续游了一会儿,随后其中一条终于看着另一条说“究竟什么是水啊?”

这是美国毕业典礼演讲的标准要求,要调用那些有教益的、寓言般的小故事。这则故事其实还算不错,是这类老套故事里不那么离谱的,但假如你担心我打算在这儿把自己当成那条聪明的年长的鱼,来向你们这些幼鱼解释什么是水,那大可不必。我不是那条聪明的年长的鱼。这个鱼故事的要点仅仅在于:最显而易见、最重要的现实,常常是那些最难以看见和谈论的。当然,这作为一句英文句子来表达,只是平庸的陈词滥调,但事实是,在成人世界的日常战壕里,平庸的陈词滥调可能会有一种生死攸关的重要性,或者说我希望在这个干燥可爱的早晨让你们想起这点。

当然,类似演讲的主要要求是我应该谈一谈你们的文科教育的意义,试图解释你们即将被授予的学位为何有实际的人的价值,而不仅仅是一种物质回报。那么让我们来说说一个毕业典礼演讲中最司空见惯的老套话题,那就是文科教育与其说是用知识把你填满,不如说是教你如何去思考。如果你们是和我一样的学生,那么你们永远不会喜欢听这个,你们会觉得需要有人来教你如何思考这个论断有点侮辱人,因为你们被这样好的学校录取这一事实本身就好像证明了你已经懂得了如何思考。但我要向你们指出,这文科教育的老套论点其实根本没有侮辱人,因为我们应该在这样一个地方得到的、关于思考的真正重要的教育,其实无关思考的能力,而是关于选择去思考什么。对于要思考什么,如果你所有的选择自由看起来太显而易见,以至于讨论是浪费时间的话,我请你想一想鱼和水,把对全然显而易见的东西之价值怀疑态度暂时搁置几分钟。

这儿是另一个有教益的小故事。在遥远的阿拉斯加荒野里的一间酒吧里,坐着两个人。其中一个有信仰,另一个是无神论者,两个人正激烈地就上帝是否存在进行争论,一边喝着第四瓶啤酒。 无神论者说:“你看,并不是我没有真正的理由不相信上帝。并不是我没有经历过整个上帝和祈祷的事。只是上个月的时候,我露营时遭遇了一场可怕的暴风雪,我完全迷失了什么也看不见,那时零下五十度,于是我试了一下:我在雪地里双膝跪地,呼喊道“哦,上帝啊,假如有一个上帝的话,我在暴风雪里迷了路,假如你不帮我,我就要死了。”而此刻,在酒吧里,那个有信仰的人全然迷惑地看着这个无神论者。“那么你现在一定相信了,”他说,“毕竟,你在这儿,活着。”无神论者转了转眼珠。“不,兄弟,只是有几个爱斯基摩人碰巧路过,向我指出了营地的方向。”

很容易在类似标准的文科分析课上讲这个故事:考虑到两个人的两种不同的信仰模式,以及两种不同的从经验里建构意义的方式,同样的经历对于两个不同的人而言可能意义迥然不同

(待续)


Posted by at 03:43 | Trackback (4) | Edit |

Comments


Posted by yalutsangpo () at 2010-02-21 22:29:19
一直很好奇,roll one's eyes是不是可以译成“翻了翻白眼”啊?Roll one's eyes at sb. 可以译成“白了某人一眼”。“转了转眼珠”有一种狡猾的狐狸要偷鸡的感觉,好像不太搭。

Posted by r () at 2010-02-21 19:38:15
真是史上更新最勤快的博。

Posted by Eiffel () at 2010-02-21 14:27:51
這是文章~ 不像演講~

Posted by 水草女 () at 2010-02-21 04:15:43
水是生命之源是H2O!哈哈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