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其本意而言,基本上可以说是现实的一种折射,即让现实在歪歪斜斜和热烘烘的气氛中,折射在随意起伏不定的某一层面上,显现出一种被扭曲了的投影。——《岁月的泡沫》(Boris Vian)




回声


@莫干山路

他建了一堵墙。很长很长的一堵墙,从他家到她家。这堵墙的弧度,经过精密计算。关于这些,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在逛天坛的时候受了启发,原来声音可以以这样原始、直接、浪漫的方式传递。不像那些看不见的0和1。排列得让人头晕。

她相信声音可以藏在水管里。每天洗澡的时候,她打开水龙头,洗头,搓背,擦身,顺便把秘密讲进水管里。她相信,通过这个城市隐而不见的管道系统,有一天他会在打开水龙头的时候听见她的声音。

他每天都对着墙说几句话。他希望某天,她会偶尔经过墙边,发现这个秘密。
然而没有。墙终于脏了。

有一天,他从浴室里接了水管出来,打算清洗变脏了的墙。水流涌上墙的时候,他隐约间听见了一个期待已久的声音。她的声音。
他以为,是她发现了墙的秘密之后,终于在那一端发出的回应。他关掉了水龙头,走到墙边。静静等。然而她的声音没有再来。


Posted by at 01:15 | Trackback (0) | Edit |

Comments


Posted by miaomiao () at 2010-01-29 10:02:18
哇塞,实在太浪漫了

Posted by 许三 () at 2010-01-29 03:22:08
塞林格死了。

Posted by 00 () at 2010-01-29 02:25:28
冲洗的时候,我也愿意讲很多废话。多数时候是大声吼歌。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