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其本意而言,基本上可以说是现实的一种折射,即让现实在歪歪斜斜和热烘烘的气氛中,折射在随意起伏不定的某一层面上,显现出一种被扭曲了的投影。——《岁月的泡沫》(Boris Vian)




徐家汇



for 上海壹周

她不想回家。在港汇三十九楼的高处,她趴在窗前,看徐家汇的车流如粘稠的奶昔般缓缓移动。车灯变成细小的光点,马路变成了一块块抽象的移动电子字幕牌:那些车灯组成的奇异字符静静地变幻、流动。是一种看不懂的语言,但却又确凿无疑地在诉说着什么。

办公室里只有她一个人,她不想回家。她听见大楼里有呼啸的风声从不知哪儿穿过,发出凄厉的、如哀号般的声音。但她不怕,她有更害怕的。

她关掉了办公室里所有的灯,置身于一片漆黑中,就好像如此这般,她便能融入夜色,变成黑暗的一部分;才好让自己退到生活的外面,像局外人一样变成彻底的观众。她发现移动的车流具有催眠般的安神效果,它们令人平静。她惊奇于自己的发现,因为她明白,假如她立刻下楼进入车流之中,同样的它们将令人烦躁不安。

是视角问题,或者说,距离问题。她觉得这结论同样适用于她那段失败的感情。她应该用怎样的角度看他呢?又应该与他保持怎样的距离?她没有把握。她从来不擅于处理亲密关系,无论是对男人还是对城市。她能做的,无非是接近后再离开,在一次次的接近和离开间,寻找那微妙的一点。她怕找不到,也怕来不及。一切发生得太快,就好像肇家浜和蒲汇塘在沧海桑田间由黄浦江的两条重要支流变成了坚硬的马路一般。

她望着南边不远处那黑暗的一点。她曾和他一起去过那里。光启公园。她记得他说,明代万历年间,任礼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的徐光启一家就住在那儿,而这便是“徐家汇”之名的由来。她还记得他说这些话时的语气和表情。她恨他谙熟历史,却对现实一窍不通。她觉得,应该把这些记忆也埋藏在那里。

想到这里,原本湮没的记忆反倒是清晰了起来。她想起当时他们一起去光启公园,纯粹是出于偶然。他们原本打算去徐家汇天主教堂看看,只是当时三号地铁出口碰巧正封闭施工,他们才一起走到了气象局门口的一号出口,在误打误撞间拐进南丹路,才走进光启公园的。就好像这些地铁出口变成了命运的不同选择一样。想到这里,她倒吸了一口冷气。她打开办公室里的灯,玻璃瞬时变成了镜子。不过是一场命运,不过是一场命运,她想着这句不知从哪里听来的歌词,觉得不再那么害怕下楼了。

 


Posted by at 00:00 | Trackback (2) | Edit |

Comments


Posted by hana () at 2010-02-01 01:45:38
第一次看到晴天时的徐家汇天主教堂

Posted by daydreamer () at 2010-01-28 23:19:27
i've been to the church!!... on a rainy day...

Posted by zzzzzz () at 2010-01-28 11:08:27
非常喜欢你译的保罗。奥斯特的《孤独及其所创造的》,呵呵,期待你其他译作。

刚去上海时,有一次下错车也误入南丹路~~~走了好一段才走到徐家汇。

Posted by 绿叶子66 (http://iamlvyezi.blog.sohu.com/) at 2010-01-27 12:57:15
心理描写极细腻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