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其本意而言,基本上可以说是现实的一种折射,即让现实在歪歪斜斜和热烘烘的气氛中,折射在随意起伏不定的某一层面上,显现出一种被扭曲了的投影。——《岁月的泡沫》(Boris Vian)




阿娘面




for 上海壹周

朋友逛完H&M,来短信问阿娘面在哪儿。沿思南路往南,南昌路不到——我用拇指答。不一会儿,朋友回短信:侬只骗子,明明要过南昌路。

原来阿娘面搬了。但离原来的地方不远,不过是向南五十来米。阿娘面原址,开了家boutique,而原先对面的临时门面也变身为一间卖“撚手小菜”的复古港式茶餐厅,装修古雅,连厕所的抽水马桶也是“古早味”的,要用一根细绳拉线冲水。我对比着厕所的方位,在脑海中将一众食客闷头吃咸菜黄鱼面的记忆资料叠加在眼前的空间里,这错置的合成图令我发笑,也引发了更多的合成图在我脑海一一闪过:如隔壁前劳动理发店的理发座原址如今摆着一排排设计师新款;如恒隆对面的珠江饭店原址的一个个包房如今成了ZARA的试衣间;如原来思南路、南昌路口那间口气很大、名为“全世界百货商店”的烟杂店,现正飘出阵阵花香……

如张冠李戴。如整个城市趁我不备,已偷梁换柱暗度陈仓。一切骤然改变,而眼前的新鲜图景却未能以原址作为文件名覆盖脑海中的记忆原图。终于,一个地点再也不只是一个地点,而成为脑海里同一地点之诸多图景的叠加,而一幅幅深藏于记忆里的、相互无法和解的图像差异,便成了时间流逝最确凿的证据。

阿娘没有去世的时候,我常常在下班后去吃一碗黄鱼面。我喜欢坐在东侧原店面的方木桌边,顺便和阿娘聊聊天。阿娘会自豪地说起,自己是如何每日清晨黎明即起,亲自配制她那独一无二的面汤;也会抱怨身体衰落,晚上七点不到便已没了精神。终于,去年春节后的某天,一纸告示贴出,阿娘面停业近半年,此后才辗转知晓阿娘已然去世。

那些阿娘面周围的小店,在一次次更迭中又有怎样的故事呢?一家店、一个地方的身世或许就那样复杂,而那恰恰也是一个地方之所以值得被记住的原因。假设整个城市只有那些由一些固定品牌排列组合拷贝粘贴出的大型Shopping Mall,那么或许一处和另一处就将变得毫无差别,即使拆掉也不足惜了吧。相反地,若一家小店真的有意思,真的独特;那么它将会成为一个地标,成为那个地点的代名词,就算它已搬走,也还会有人记得。


[Updated on 2 Oct]
有图有真相,快去Lily的Blog看阿娘面的照片



Posted by at 00:00 | Trackback (1) | Edit |

Comments


Posted by 软饮料 () at 2009-10-06 22:35:03
有什么办法把你脑子里印出来的那幅图画再恢复在那些现在店面原先的位置上伐。50年之后给将来的小孩看小人书的时候看到,就知道以前是这样子的。就好像我们看以前30年代的实力洋场的铅笔画那样的。。。

Posted by helot () at 2009-10-02 23:09:00
怀念住在附近时无忧无虑的岁月,中午放学时,可以闲逛整条淮海路,想念路边的各种零食和冷饮。如今,连回忆都没有了印证的痕迹。

Posted by 小安 () at 2009-10-02 21:34:14
一直觉得阿娘面不咋地呢,每次都是陪人去吃。

对面的生煎铺不知道没了多少年了。好像瑞金1路应该有2家吧,分别在南昌路口和淮海路长乐路中间。

南昌路街口的报摊好像奥运后也没怎么见过了。

哦,蟹粉面要那么贵呀?
 回复 小安 说:

蟹粉面以前30块,现在涨价啦。

对面的生煎铺,那真是很久以前的事的。我小时候那刚宗锅子去买的,哈哈。


(2009-10-02 22:37:22)

Posted by R. Mutt (http://www.douban.com/people/1029974/) at 2009-10-02 00:09:26
我在上海生活後面那幾年,每月總有幾次抽空中午逛陝西南路地鐵站的季風書国,事后都例行光顧阿娘:一碗黄魚麵,一客蝦仁澆頭。憑著熟客關係每次都能即時上卓,在眾多等候多時的食客目光下細味飽餐,施施然摸着肚子跟阿娘道別。再走上兩步在南昌街口的報販補給新出版的上海 –週、外灕画報、城市画報、申江導報等、然后抖擻精神回浦東幹下午的活去。
 回复 R. Mutt 说:

哈哈对的,和阿娘熟了就不用领号头了,只要坐在那边等一小会儿就好。


(2009-10-02 00:37:00)

Posted by jerri (http://okvin.blogbus.com) at 2009-10-01 18:27:52
昨天刚去吃了碗阿娘面
我鳝丝
妈妈 黄鱼

Posted by jinying () at 2009-09-30 22:00:36
每次吃的无非是黄鱼面、爆鳝面、双菇面几种,突然想起自己还没吃过那个最最贵的蟹粉面呢。
还有啊,听说天钥桥路那家儿子版阿娘面关门是因为阿娘不喜欢儿子所以没有传给他秘方啊?那么现在这家难道是最得宠的孙子在经营?
还有啊,阿娘面对面以前还是丰裕呢。以前去吃的时候,看见一个爷叔把生煎包的汤汁不小心溅在裤裆处……
 回复 jinying 说:

哈哈哈
蟹粉面现在竟然要36块!!


(2009-10-01 03:47:44)

Posted by 超人不是我杀的 () at 2009-09-30 15:28:58
每一处风景都有一段故事

Posted by Escape () at 2009-09-30 14:59:56
还依稀记得与好友逃课去吃阿娘面的情境...
时过境迁,新的店面已没有了原来的味道。

Posted by woodyallen () at 2009-09-30 11:59:06
悲秋了么

Posted by niao.dan. () at 2009-09-30 10:27:32
呀,我还拍过那两个带锁水龙头的特写呢。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