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其本意而言,基本上可以说是现实的一种折射,即让现实在歪歪斜斜和热烘烘的气氛中,折射在随意起伏不定的某一层面上,显现出一种被扭曲了的投影。——《岁月的泡沫》(Boris Vian)




Jesse Ball:皇帝面前



(btr译)

从前有两个小丑在这片土地上旅行。他们从不会出现在同一个城市,彼此间也不说话。然而他们的仇恨世人皆知,人人都渴望看看假如他们被带到一处会发生些什么。许多故事围绕着他们的仇恨,有关仇恨如何开始,及其原因。有人说他们是兄弟,还有人说他们是父子。两人都得宠于同样显赫的贵族,所以其中一位不会在另一位面前被贬抑,除非引起更高层权力的注意。

然而,要让两个小丑不知不觉相遇在首都伟大的舞台上,成了人民的意志。当然这是皇帝的意志,与人民关系甚微。但皇帝习惯把他的意志说成是人民的,所以我也只好这样说。

无论如何,小丑们集合了,每侧一个,都以为自己的戏是唯一的一出。幕启,小丑们出现,面对而立,皇帝在他的包厢里观看,身边围着随从,大量贵族涌向装饰着毛皮的舞台,而商人们则用小型双筒望远镜从舞台远端窥视着……

好吧他们不是小丑。不知道他们是谁。他们互相不认识。他们谁都不认识。他们在舞台上相遇时,什么也不做,只是面无表情地站着,凝视着数千造谣中伤的嘲弄的头。但当然,没人说话。剧场全然寂静。

第一个小丑从他被给予的小包里取出一把尖刀。由坐姿,他小心地从脚踝处切下双脚,先把左脚放在篮子里,然后是右脚。他拿起切断的脚,小心地放入他的包里。他的脸很平静。他红色双腿的残余源源不断流着液体,随着时间流逝,他很快睡着了。

第二个小丑从他外套口袋里拿出一个口哨,吹了三声长音。一只巨鸟从人群中跃起,将小丑的头由肩膀处攫下,随后像马一样绕着舞台飞驰了三圈。此时,它被一位照顾皇帝的大胆年轻人的矛刺中。无头小丑由斩首位跌至跪姿,双手在身前交迭。

人群安静了。皇帝对这一切作何感想?他把小丑们剥了皮,并把皮做成他可以轮流穿去许多化妆舞会的戏装,他习惯在冬季举办化妆舞会。当然,穿着这一件“皮装”时,他的头露在外面;穿另一件时露出了脚。因此,皇帝总能被认出,这是恰当和正确的,亦可阻止那些愚蠢或莽撞的人犯下严重错误。

 


Posted by at 00:00 | Trackback (0) | Edit |

Comments


Posted by jinying () at 2009-07-23 21:01:15
在douban9点里,你这篇的上一篇是这个:http://www.core77.com/blog/object_culture/lighting_designer_christopher_moulders_got_it_made_in_the_shade_14127.asp
:)
 回复 jinying 说:

hahaha太神奇了!

(2009-07-24 01:26:31)

Posted by 耳可木木三 () at 2009-07-23 09:57:39
会有译本发行么?
 回复 耳可木木三 说:
不知道呀。。。大概不会吧~
(2009-07-23 13:48:12)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