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其本意而言,基本上可以说是现实的一种折射,即让现实在歪歪斜斜和热烘烘的气氛中,折射在随意起伏不定的某一层面上,显现出一种被扭曲了的投影。——《岁月的泡沫》(Boris Vian)




Jesse Ball:偶成剧中人


Montpellier, 2005
photo from wiki,which is licensed under the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 2.5 License.


1978年生的美国人Jesse Ball是位诗人及小说家。(他自称“Jesse Ball是个间谍,但已退隐去乡下了。”)他迄今出版了两本长篇小说——2007年的《Samedi the Deafness》和2009年的《The Way Through Doors》,数本短篇小说集和诗歌集。他的小说极具原创性,充满了梦和迷宫的特质,并透出卡夫卡式的寓言气息。最重要的是,他的叙述方式及视角令人耳目一新,读来相当愉悦。他的诗歌也入选了《2006年美国最佳诗歌》。最不可思议的是,据说他已经写好了共计三本小说、两本短篇集、两本短文集、两本诗歌集和两本童书,“只是在等待时机出版”。

我一时兴起选译了他在《寓言与谎言》(Parables & Lies)集中的两个小短篇,今天先贴第一篇较短的《偶成剧中人》。


偶成剧中人

假设某日你出门散步,打算赢取某女孩的芳心,你或许会邀请她与你一同去河边路散步。她或会应允,爬出她的小窗,向下跃入你怀中,随后你们一起出发。但你怎样也想象不到,在河那边,一群演员们正等待着一张谁也看不见的巨幕升起,他们只等着最后两位演员,他们迷路于数小时远的地方,某条乡村小路旁。偶然地,他们与你和你的爱一模一样。偶然地,你们恰好在幕布升起之时到达。


Posted by at 00:00 | Trackback (0) | Edit |

Comments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