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其本意而言,基本上可以说是现实的一种折射,即让现实在歪歪斜斜和热烘烘的气氛中,折射在随意起伏不定的某一层面上,显现出一种被扭曲了的投影。——《岁月的泡沫》(Boris Vian)




上海电影节日记(6/20)

 

20-Jun 10:30 影城一厅 后窗(REAR WINDOW 60%                  8.5
20-Jun 13:30 和平四厅 男人众生相(BRIEF INTERVIEWS WITH HIDEOUS MEN 50%                  7.0
20-Jun 15:45 UME一厅 三只猴子(Uc maymun  90%                  7.5


电影节第八天,入梅。最高温度37度,2009年迄今最高温。

《后窗》是希区柯克电影里相当独特的一部。没有任何外景,所有的悬疑都在两栋邻近的公寓楼间的看与被看之间。窗户和电影银幕间的对应关系显而易见;而窗户背后看不见的一切则无异于电影的悬疑。不知道Georges Perec写《La Vie mode d'emploi》(或者青山七惠写《窗灯》)是否受此启发?另外,极富幽默感的台词也是本片亮点,边笑边紧张就更紧张。

在人民广场边的舒蔡记吃好二两生煎出门,外面已是乌云密布。远处雷声隆隆,大滴雨点试探般落下。逃进和平影都看《男人众生相》。完全由访谈组成的电影容易失之呆板,但此片却靠出色的剪辑解决了这个问题。不同长度的闪回加上短促的蒙太奇一直把故事推进到最后一个讲述者的高潮。可惜电影有点短,似乎尚未进一步展开便嘎然而止。放映过程中,前排有个男人不断旁若无人地大声抱怨“这个电影太傻了,还不如电视剧好看”,其女友屡次安慰未果。

快到UME时狂风大作,天变得墨赤黑。狂奔几步冲进新天地,身后的雨已迫不及待倒下。UME空调超足,冷风带着一股“看你感冒不感冒”的气势逼人而来。有趣的是,《三只猴子》开场也是一场暴雨。或许是期待太高,此片虽然不乏闪光的片段(开场的车戏、火车上迎风而进那段、还有结尾),但总体上故事过分简单,看得不甚过瘾。

散场时暴雨已然倾盆,幸好晚上没有安排电影,打算养精蓄锐迎接最后一天。


Posted by at 00:00 | Trackback (0) | Edit |

Comments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