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其本意而言,基本上可以说是现实的一种折射,即让现实在歪歪斜斜和热烘烘的气氛中,折射在随意起伏不定的某一层面上,显现出一种被扭曲了的投影。——《岁月的泡沫》(Boris Vian)




上海电影节日记(6/17)

 

17-Jun 18:30 超级柯达 克莱尔的膝盖(Le Genou de Claire 50%                  8.0
17-Jun 20:45 万裕 复仇(REVANCHE 90%                  8.0


穿过迷宫般的徐家汇地道,刚爬进美罗城五楼的柯达影院,就被守株待兔的盛韵同学逮了个正着。瞥见银幕上的广告是1.37:1的比例,放下心来,终于可以看一部不必斩首的大师片。

《克莱尔的膝盖》看过很多遍,此次胶片质量还不错,加之柯达银幕很大,看起来很爽。一个人的欲望可能是另一个人的安慰——侯麦的道德故事系列永远不是泾渭分明的。此次重看,发现此片的叙事手法也很独特。作家收集素材这条线使故事变成了两种视角/人称的叙事:有侯麦的第三人称视角,也有Jerome向Aurora讲述时的第一人称视角。而两种视角的交错构成了一种深入内心的角度。至于笑声,当然出现在摸膝盖的环节……大叔奇怪的萌点变成了观众的笑点。

乘地铁赶第二场。万裕的《复仇》。这是部很有意思、前后反差很强的电影。开场相当香艳,展示妓院生活。(此时观众席上一位母亲牵着孩子匆匆逃了出去。)而在银行抢劫/枪击事件后,电影完全陷入了一种内心的焦灼。误杀人的警察和女友被杀的大盗其实都在经历自身的审判,而这个陀思妥耶夫斯基式的故事最后以艰难的和解结束,复仇之心渐渐被彼此的理解代替,透露出对人类的小小信心。

散场时听见一位女生说:我肯定不会自己买票看这种电影。边上又有一对老夫妇说:结尾什么意思,怎么就这样结束了?


Posted by at 01:14 | Trackback (0) | Edit |

Comments


Posted by gebuduo (http://gebuduo.blogbus.com/) at 2009-06-18 10:03:56
呵呵 为什么要加最后一段啊 你自鸣得意么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