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其本意而言,基本上可以说是现实的一种折射,即让现实在歪歪斜斜和热烘烘的气氛中,折射在随意起伏不定的某一层面上,显现出一种被扭曲了的投影。——《岁月的泡沫》(Boris Vian)




村上春树:永远在蛋这一边(下)


photo from AP

上半部分


这个隐喻的涵义是什么?有些情况下,它实在太简单明白了。轰炸机、坦克、火箭和白磷炮弹是那坚硬的高墙。蛋是那些被碾碎、被烧焦、被射杀的手无寸铁的平民。这是该隐喻的涵义之一。

可这不是全部。它有更深刻的涵义。这样来想。我们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是一个蛋。我们每个人都是一个独特的、无法取代的灵魂,被包裹在一个脆弱的壳里。我是如此,你们每一个人也是。而我们每个人,多多少少都面对着一堵坚硬的高墙。这堵墙有个名字:它叫体制(The System)。体制应该保护我们,但有时,它不再受任何人所控,然后它开始杀害我们,及令我们杀害他人——无情地,高效地,系统地。

我写小说只有一个理由,那就是使个人灵魂的尊严显现,并用光芒照耀它。故事的用意是敲响警钟,使一道光线对准体制,以防止它使我们的灵魂陷于它的网络而贬低灵魂。我完全相信,小说家的任务是通过写作故事来不断试图厘清每个个体灵魂的独特性——生与死的故事,爱的故事,使人哭泣、使人害怕得发抖和捧腹大笑的故事。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日复一日,以极其严肃的态度编造着虚构故事的原因。

我的父亲去年去世,享年九十。他是位退休教师,兼佛教僧人。读研究院时,他应征入伍,被派去中国打仗。我是战后出生的孩子,经常看见他每日早餐前,在家里的佛坛前长时间虔诚地祈祷。有一次,我问他为什么这样做,他告诉我他是在为那些在战争中死去的人们祈祷。

他说,他为所有死去的人祈祷,无论敌友。我凝视着他跪在祭坛前的背影,似乎感到死亡的阴影笼罩着他。

我的父亲死了,他带走了他的记忆,我永远不可能了解的记忆。但潜藏在他周围的死亡气息却留在了我自身的记忆里。这是少数几样我从他那儿承继下去的东西之一,其中最重要的之一。

今天我只希望向你们传达一件事。我们都是人类,都是超越国籍、种族、宗教的个体,都是脆弱的蛋,面对着一堵叫作“体制”的坚硬的墙。显然,我们没有获胜的希望。这堵墙太高,太强——也太冷。假如我们有任何赢的希望,那一定来自我们对于自身及他人灵魂绝对的独特性和不可替代性的信任,来自于我们灵魂聚集一处获得的温暖。

花点时间想一想这个吧。我们每个人都拥有一个真实的、活着的灵魂。体制没有这种东西。我们一定不能让体制来利用我们。我们一定不能让体制完全失去控制。体制没有造就我们,我们造就了体制。

那就是所有我要对你们说的话。

我很荣幸获得耶路撒冷奖。我很荣幸我的书正被世界上许多地方的人们阅读着。我也很高兴今天有这机会向你们演讲。

(完)


Posted by at 00:00 | Trackback (12) | Edit |

Comments


Posted by Bravery () at 2009-12-18 11:32:26
这篇文章真好

Posted by () at 2009-03-23 13:37:21
看了很多遍.我在博客上引用了你这篇文章,注明了出处.非常感谢.

Posted by verra () at 2009-03-14 21:03:44
转了哦,谢谢

Posted by 光光 () at 2009-03-13 21:29:40
我很早就喜欢村上的作品。最近有没有新的作品啊?

Posted by YY (http://yyestelle.spaces.live.com) at 2009-03-09 17:14:09
很好啊。。谢谢

Posted by oldphoebe (http://oldphoebe.spaces.live.com) at 2009-03-03 09:14:58
体制没有造就我们,我们造就了体制。

好文好翻译,多谢!

Posted by 小熏 () at 2009-03-02 11:24:43
我觉得在这篇演讲中,村上把体制树为敌人的说法不够彻底,体制其实是我们灵魂的另外一部分,是从我们灵魂里生长出来的,我们灵魂的一半在残杀另一半:冷酷的一半残杀柔软的一半,愚蠢的一半残杀明智的一半

Posted by 桃子 () at 2009-03-02 10:21:17
非常感谢您的分享~(*^__^*)

Posted by 米兹 () at 2009-03-01 14:27:12
鲜有人了解日本

Posted by venko () at 2009-02-27 15:39:40
齐小蒙 (http://huhanglin.blogbus.com) at 2009-02-27 14:12:33
日本有这样一个作家真不可思议

觉得这个评价很刺眼,在我看来,只有日本会出村上春树这样的作家。
……算了,也许是我想多了,希望是我对于FQ式的言论过于敏感。

谢谢BTR的翻译。BTW,我买了你翻的那本《孤独及其所创造的》,刚开始看~~~

Posted by 齐小蒙 (http://huhanglin.blogbus.com) at 2009-02-27 14:12:33
日本有这样一个作家真不可思议

Posted by 长颈鹿 (http://user.qzone.qq.com/59382072) at 2009-02-27 13:33:18
谢谢你的翻译。我转载了,已注明出处。

Posted by LHK () at 2009-02-26 23:48:07
演讲的东西总会是堂而皇之而又浅显易懂 如上所言 蛋和蛋的问题比蛋与墙的问题大得多得多 村上也是因时成语吧

Posted by a-xiuluo (http://a-xiulu.blogbus.com) at 2009-02-26 23:15:29
很感谢您的辛劳让我读到这样一篇美文

Posted by (http://iswiss.blogbus.com) at 2009-02-26 22:24:53
我看完他的演讲,还没有理清是否赞成他的说法,不过他是个有自己立场的小说家。谢谢你的翻译~~~

Posted by x () at 2009-02-26 21:32:33
其实,个人觉得,不同的蛋之间存在的问题远胜于墙与蛋之间的问题。和另一只蛋的撞击所产生的结果又有何不同呢?而从来没有遭遇过撞击的蛋也很孤独无趣啊。所以,实质是人生运行的轨迹和速度吧。命运更多一点。

Posted by BAGGIO01 (http://www.douban.com/people/Kidult00/) at 2009-02-26 20:49:42
东方智慧

Posted by TOMA () at 2009-02-26 20:35:51
讓人感動的演講,很值得深思。
謝謝翻譯!

Posted by 黑饼 () at 2009-02-26 18:25:11
大善

Posted by u () at 2009-02-26 18:15:58
非常好的东西,村上是我相当喜欢的作家之一,这个我也收下了,可以吗?
 回复 u 说:
当然:)
(2009-02-26 20:21:12)

Posted by yyr () at 2009-02-26 15:15:01
很好 浅显易懂
典型的 东方式 思考方式

Posted by 宿醉 () at 2009-02-26 11:40:16
说的很好呢
战争一贯是我非常痛恨的东西……

Posted by RAN () at 2009-02-26 11:30:39
在你这里潜水很久了
订阅了
昨天看到你的BLOG,就去查
在自己博客上引了他的英文演讲
读的时候
很感动

Posted by roca () at 2009-02-26 02:51:53
这样的想法才是真正尊重每个独立的人。有善和仁慈的感觉。可能面对战争慈悲的一面就越会被激发和产生共鸣吧。

Posted by Bill () at 2009-02-26 02:08:55
很好的演讲,很好的翻译

还有之前那篇很好的书评!

我可以在博客上引用你这篇永远在蛋这一边么?
 回复 Bill 说:
可以的。
(2009-02-26 10:56:21)

Posted by 尖尖 () at 2009-02-26 00:06:57
讲的真好啊!
谢谢你的翻译!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