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其本意而言,基本上可以说是现实的一种折射,即让现实在歪歪斜斜和热烘烘的气氛中,折射在随意起伏不定的某一层面上,显现出一种被扭曲了的投影。——《岁月的泡沫》(Boris Vian)




2008,Low-Fi Memories


我有一个破手机,偶尔我也用它顺手拍一些很低像素的照片。
我觉得这与记忆倒有几分相像之处。记忆里的片段经常这样:事后看起来模糊、低保真而语焉不详……


2008.1.16
很贝纳通的孩子爬到爸爸肩上,看见的应该是很姚明的风景吧。会不会看见,很多灰?


2008.5.12
大楼摇啊摇的时候,我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是不知道发生什么、但明明又知道有什么发生的时候的,我们。


2008.8.14
美罗城向记忆提问。“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的某一天,我们看着电视转播同一个节目。


2008.10.13
家里有个脸盆,上面有天书一般的一个疑似超长英文字——buguanbaimaoheimaonengzhuadaolaoshudejiushihaomao。好吧,也不管它是不是一只有黑色斑点、午后跑出来散步的白猫。


2008.12.16
超市里惊讶的鱼。年年有,鱼。


Posted by at 02:18 | Trackback (0) | Edit |

Comments


Posted by kemi (http://lomoplay.com) at 2009-01-08 20:03:52
面目狰狞的FISH.。。哈哈哈

Posted by librasnake () at 2009-01-08 08:16:06
:D

Posted by R () at 2009-01-04 22:55:02
那鱼好精彩的表情!

Posted by Cici () at 2009-01-04 01:33:37
"这与记忆倒有几分相像之处。记忆里的片段经常这样:事后看起来模糊、低保真而语焉不详……" 贊同。而有時候將記憶再現的過程也有些類似PS。。。

Posted by dewpearl () at 2009-01-03 11:55:55
我很少用手机拍。画质实在糟糕。不过自从小数码坏了以后,有时候也会拍一拍。
我发现我的手机里居然有——
btr!——在唱歌!

还有——在卫生间便便的时候拍了很多张木耳。。。

Posted by ning () at 2009-01-03 11:52:28
死鱼都是惊讶状的

Posted by Rivi () at 2009-01-03 09:12:31
不管白猫黑猫,能抓到老鼠的就是好猫。
这脸盆真有才!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