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其本意而言,基本上可以说是现实的一种折射,即让现实在歪歪斜斜和热烘烘的气氛中,折射在随意起伏不定的某一层面上,显现出一种被扭曲了的投影。——《岁月的泡沫》(Boris Vian)




生死之间的语法问题




Lydia Davis在《语法问题》(2007)中曾写道:

现在,当他正在死去的时候,我可不可以说,“这里是他活(住)的地方?”

如果有人问我,“他活(住)在哪里?”我是否应该回答,“嗯,现在他不在活,他正在死去”?

如果有人问我,“他活(住)在哪里?”我是否可以说,“他活(住)在弗农府”?抑或我应该说,“他正在弗农府死去?”

当他死了,我将能够用过去时说:“他以前活(住)在弗农府。”我也将同样能说,“他死在弗农府。”

当他死了,与他有关的一切都将成为过去时。确切地说,“他死了”这句句子将处于现在时,对于诸如“他们把他带到那儿去了?”或“他现在在哪里”之类的问题也是。

但是我不知道在过去时里,主格的“他”(he)和宾格的“他”(him)是否用得对。一旦他死了,他还是“他”吗,若是如此,在多长的时间内他依旧是“他”呢?

人们也许会说“这尸体”(身体),然而称之会“它”。关于他,我将不能说“这尸体”(身体),因为对于我而言,他还不是你可以称为“这尸体”(身体)的东西。

人们或许会说“他的尸体”(身体),但那看上去也不对。这不是“他的”尸体(身体),因为他不再拥有它,他不再能够也不再能以主动态拥有任何东西。

而Paul Auster在《孤独及其所创造的》(1982)中写道:

死亡从他那儿带走了他的身体。活着的时候,一个人和他的身体是同义词;死亡时,有这个人,也有他的身体。我们说:“这是X的身体,”就好像这个身体——曾经是这个人本身、并非代表他或属于他的东西, 而正是这个叫X的人——突然间变得毫不重要。当一个人走进房间、你和他握手时,你不会感觉你是在和他的手握手,或和他的身体握手,你是在和他握手。死亡改变了这点。这是X的身体,而并非X。句法完全不同。现在我们在谈论两种东西,而非一种,暗示着这人继续存在,但仅仅作为一个想法、作为别人脑子里的一连串图像和记忆。就这身体而言,它只是一些肉和骨头,一堆纯粹的物质。


最后要说的是——任何熟悉他们俩的人都知道——他们曾在1974至1978年间是夫妻。


Posted by at 01:23 | Trackback (0) | Edit |

Comments


Posted by BlogBus (http://pindao.blogbus.com/article/7/channel) at 2008-12-25 16:21:30
感谢您对BlogBus的支持
您的文章已被我们推荐至*色界*频道
请点击pindao.blogbus.com查看
谢谢关注^_^

Posted by 鸟蛋 () at 2008-12-23 19:16:27
如果加了时间范围,是不是就不能用曾经了呢? 如果在时间范围前加曾经,那是不是说他们在那段时间有过夫妻的时候,但不都一直是.所以应该是: 他们曾经是夫妻 —— 1974年到1978年间。

Posted by maomaochong () at 2008-12-23 09:42:44
他评容易,自评难些。哪一天说说自己的译作吧。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