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其本意而言,基本上可以说是现实的一种折射,即让现实在歪歪斜斜和热烘烘的气氛中,折射在随意起伏不定的某一层面上,显现出一种被扭曲了的投影。——《岁月的泡沫》(Boris Vian)




这一切都是因为局限



for 新闻晨报 (12/7)

“这一切都是因为局限。围困在狭促的空间里,看不到之外的人和物,执著于眼前。”张悦然在《鲤·嫉妒》的卷首语中如是说。换而言之,假若一个人的视野无法超越时间和空间的限制,嫉妒便产生了。然而宇宙浩瀚,时间无穷,于是我们或多或少都难逃嫉妒的宿命。

帕慕克说,谈嫉妒之前,要先喝一点酒。是啊,因为“嫉妒是一种黑情绪。”兄弟之间如此,东西方之间亦是。帕慕克说,“我一直认为在东方和西方的关系里,嫉妒是联系的纽带。”原来嫉妒也可以如此宽泛,直至文化冲突的层面。

《鲤·嫉妒》的前半部分像一个嫉妒博物馆,电影、小说、历史中的各样嫉妒在主题的聚光灯下被一一审视。随后,专家们在“对话”一节中纷纷登场。王小慧说,“在德语中有一个专门的单词来形容因爱情而产生的嫉妒”。有趣的观点。就像爱斯基摩人有一百个关于“雪”的字,德国人应该特别懂得嫉妒吧。彭浩翔玩辩证:“嫉妒是一把双面刃,既是人类情绪最黑暗的角落,同时也是推动着时代运行的原动力之一。”冯唐嫉妒的是“与众不同”,棉棉则坏坏地说:“抓到男人嫉妒的样子让我觉得很美妙。”

其实,与其抽象地谈论嫉妒,不如来炫耀一下令人嫉妒的东西。在“态度”一节里,徐斯韡的《多余的热水从梦境上方流过》是最精彩的一篇。这是80后对70后的嫉妒,也是现实主义对浪漫主义的嫉妒。他把诗人马骅的故事写得如此动情,“而马骅,你的朋友们,你们之间的爱到死大概还是那么的牢不可破的。”徐斯韡嫉妒道。

和《鲤·孤独》一样,短篇小说部分依旧是这本主题书最精彩的部分。其中,又尤以葛亮的《龙舟》最教人惊喜。在这个颇有雷蒙德·卡佛风味的短篇里,葛亮巧妙地将一个“俄狄浦斯”式的故事置于现代语境中,假以繁复的意象(如“离岛”、“龙舟”、“海”等)和沉稳的笔法,聊斋式的结尾更是点睛之笔。台湾作家胡淑雯的《挚敌》则针刺般直指人性的恶,将从仇恨到嫉妒到“喜欢”的心理演变历程写得惊心动魄,其复调式的语言也透着一种“漫不经心的精准”。而周嘉宁的《密斯特保罗》写了一种不可言说的、微妙的嫉妒,由恶毒、冷漠、鄙视围成的那种嫉妒。张悦然在《怪阿姨》里尝试了框架叙事,并从文学经典中借来人物,讲述了一个把嫉妒推向极致的荒诞故事。

《鲤·嫉妒》
张悦然 主编
江苏文艺出版社
2008年9月第一版

(感谢rus同学指正马骅之“骅”字)


Posted by at 00:01 | Trackback (0) | Edit |

Comments


Posted by 博聚 (http://www.kaig.cn) at 2009-07-01 01:47:28
踩踩.拜访

Posted by 口袋 (http://dt31777.blogbus.com) at 2008-12-08 17:50:55
看看朋友,

Posted by rus () at 2008-12-08 00:46:30
马骅的骅别字了!
 回复 rus 说:
啊!!我一直以为那个是烨。。。。

我错了,我去改……
(2008-12-08 00:56:39)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