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其本意而言,基本上可以说是现实的一种折射,即让现实在歪歪斜斜和热烘烘的气氛中,折射在随意起伏不定的某一层面上,显现出一种被扭曲了的投影。——《岁月的泡沫》(Boris Vian)




奥斯特式乱炖


“对于自己写的那些故事,他感兴趣的不是那些故事与尘世众生的关系,而是那些故事与其他故事之间的关系。”(P7,《纽约三部曲》)——这段话无疑是对奥斯特的第13本小说《密室中的旅行》最为精准的描述。

在这本仅有140页的小书里,奥斯特化身为失忆的“茫然先生”(Mr. Blank),被囚禁在一个装有摄像头和录音机的密闭房间里。奥斯特此前小说中的人物们纷纷出场——《末世之城》里的安娜和法尔、《月宫》里的戴维·齐默、《玻璃之城》里的奎恩和斯蒂尔曼父子、《神谕之夜》里的特劳斯、《巨兽》里的塞丘斯、《闭锁的房间》里的范肖等——他们对茫然先生进行全方位的指控,“从小来小去的刑事罪则到性骚扰。从合谋欺诈到过失杀人。从人身诽谤到一级谋杀。”(P131)

最有趣的是,这些人物夺取了小说的叙事权,成为了《密室中的旅行》的叙事者。他们声称,这种作者和人物关系的错置“本身就意味着一种至高无上的正义和包容。没有他,我们什么都不是,然而我们自己就是那样自相矛盾,作为另一种意识的臆造之物,我们将比创造我们的意识有着更久远的生命力。”(P139)其实早在《布鲁克林的荒唐事》里,奥斯特就表达过类似观点,他认为小说里的人物会“比我们所有人活得更长久。”(P284)

自我指涉的元叙事,一向是奥斯特式小说最醒目的特点。《密室中的旅行》将其发挥到了极致。除了再利用旧人物之外,通过安排茫然先生阅读手稿,奥斯特在密室之内构建了一个故事中的故事——一个名叫约翰·特劳斯的人写的小说。奥斯特迷马上应该知道,这其实就是《神谕之夜》里曾提及的《白骨帝国》。“我想我得叫它政治寓言。背景设在十八世纪三十年代一个虚构的国度里。(……)贯穿的理念是,政府总是需要敌人,即便不在战争中。如果你没有一个真正的敌人,那就树立一个,向全世界宣布。”(P140-141,《神谕之夜》)这个嵌套的故事显然也有关写作,或写作的力量——正是格拉夫先生的自述被政治阴谋所利用,才成就了这个发生在“联邦”的故事。而特劳斯(Trause)是奥斯特(Auster)之名的重构词(anagram),更是文字层面的呼应。

《密室中的旅行》是一锅专为奥斯特迷烹饪的奥斯特式乱炖,其趣味在于识出潜藏其中的各样原料,而正因为这些被再度利用的原料各有各的前世往生,这锅乱炖便也就丰富起来,因为除了嘴里尝的,还有记忆里曾经的好味道。


《密室中的旅行》
保罗·奥斯特 著 / 文敏 译
人民文学出版社
2008年7月第一版

相关阅读:三个月前第一次看时写的 《密室中的旅行》:冷饭炒大厨



Posted by at 00:40 | Trackback (0) | Edit |

Comments


Posted by maomaochong () at 2008-12-05 14:18:51
大叔还是写书评比较好看。

Posted by 唁餎 (http://mory.blogbus.com/) at 2008-12-05 14:14:03
有去看的兴趣叻  感觉上是不错的小说
 回复 唁餎 说:
恩!
(2008-12-05 21:16:08)

Posted by 月亮路 () at 2008-12-05 11:08:33
喜欢你的博客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