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其本意而言,基本上可以说是现实的一种折射,即让现实在歪歪斜斜和热烘烘的气氛中,折射在随意起伏不定的某一层面上,显现出一种被扭曲了的投影。——《岁月的泡沫》(Boris Vian)




跨界的纯粹:凝视竹久梦二的世界

for 《上海壹周》(2012/1/16)

艺术品的尺寸及大小常常会影响观者的感受。在巴黎的橘园美术馆看莫奈整墙整墙的《睡莲》与在艺术画册里看几十厘米宽的印刷品绝对不可同日而语。在一些后现代艺术作品里,以巨大而夸张的比例展现日常生活中的微小物件,也可以达成意外的效果。因此,观赏艺术作品的最佳方式当然是以原尺寸观看原作,而这本《竹久梦二名作原寸复刻集》可以完美地满足这一诉求。45幅竹久梦二的画作——有油画、有水彩画、有木板画——皆以原画的实际尺寸印制,对于原作具有极高的还原度。出版方还很体贴地将这些原寸的复刻画做成单面印刷的散页,读者可以自行将其装裱,简直可以在自家客厅里搞一个小型的竹久梦二回顾展了。


竹久梦二是日本明治和大正时期的著名画家、设计师和诗人,原名“竹久茂次郎”,从早稻田实验学校毕业之后开始使用“梦二”之笔名。周作人曾这样夸赞竹久梦二:“日本的漫画由鸟羽僧正开山,经过锹形蕙斋,耳鸟斋,发达到现在。梦二所作除去了讽刺的意味,保留着飘逸的笔致,又特别加上艳冶的情调,所以自成一路,那种大眼睛软腰肢的少女恐怕至今还蛊惑住许多人心。” 以前也曾读过竹久梦二的文字,在书页上观赏过竹久梦二的画作,但此番在翻阅原寸复刻的画册之间,对周作人的这番评论才有了更深的体察——因为原先在小画幅印刷中被无意中忽略的细节,现在完全呈现了出来:女子脸部那阴郁忧伤得如同冬天本身的表情,百合花瓣间那些细微的笔触,《翻日历的姐妹》右上角背景里的那幅画中之画,《长崎十二景“眼镜桥”》里女子背囊上的花纹和后景中的孩童,《“女十题”舞姬》的发髻,乃至《雪夜的传说》里那飘落的雪花⋯⋯ 那些细节补充并修正着我对于竹久梦二画作的第一印象。我渐渐有一种感觉,其实这些画作,此时我才第一次真正“看见”。


说真正“看见”,或许还有另一层意味。国内出版的竹久梦二书籍不少,以如此纯粹的、接近极简主义的纯画作方式出版,还是首次。诚然,竹久梦二是一位多面手——他绘画,他作诗,他为《异趣短歌》、《平民新闻》、《读卖新闻》等报纸及杂志绘制插画,也出版过《出帆》、《如风》等绘画体小说及《日本童谣选集》、《童话·春》《童话·风筝》等童谣童话作品——用现在的话来说,竹久梦二是一位不折不扣的跨界艺术家:诗人、画家、小说家、插画师,如此种种混杂一身的多重身份人。然而观其画作,你又不难觉出一种纯粹的美来,那种被评论家誉为“大正浪漫的代名词”、集聚优雅体态及忧伤朦胧淡然之美的“梦二式美人”其实是超越语言、一切尽在不言中的。以诗文配画作是惯常的作法,但文字以其强势每每喧宾夺主,以确凿的意味直达观者的意识,令读者反而忽略了那些文字之外的、暗藏于画作本身的无可言说的东西。因此从这一层面上而言,《竹久梦二名作原寸复刻集》以最直接的方式促成了读者对于作品的直接凝视,而仅仅在背面列示了作品名、年份、尺寸及原画作的类型。


竹久梦二的画作兼具艺术性和设计感,又以女性、旅行及宗教为主要母题,不少画作不但有阴郁、忧伤或凄凉的意味,有的甚至可以窥见死亡之阴影。而他的女性形象,既有来自他所钟爱的岸他万喜、笠井彦乃及至烟花女子,有些又将西方女子的形象杂糅其中,兼具东瀛风情和西方油画的色彩。他的画作不但对于日本美术界有直接而深远的影响,对于不少那一时代的中国画家也颇多启迪。丰子恺便是其中最著名的一位,他说:“梦二寥寥数笔,不仅以造型的美感感动我的眼,又以诗的意味感动我的心。”所言极是。竹久梦二的美是如同的恒久的香气一层层飘出的。而俗话说,诗不可译;竹久梦二所做的,大概就是把心中的诗意翻译成了画作吧。

 


Posted by at 14:36 | Trackback (0) | Edit |

Comments


Posted by 迅雷电影 (http://www.61502.com) at 2012-08-16 01:48:40
爱。。。纯粹就是好

Posted by 帆布包 (http://www.bingstory.cn) at 2012-07-21 12:59:33
有深度

Posted by 广州废品回收 (http://www.gzyhfp.com) at 2012-06-01 15:42:07
好文艺的东西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