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其本意而言,基本上可以说是现实的一种折射,即让现实在歪歪斜斜和热烘烘的气氛中,折射在随意起伏不定的某一层面上,显现出一种被扭曲了的投影。——《岁月的泡沫》(Boris Vian)




爆炸性的事件在远处发生


涂鸦,五原路

对蔡国强在多哈的焰火表演着了迷。“爆炸性的”终于在字面及隐喻层面皆成立。稍纵即逝的空气涂鸦。

从隐喻层面思考北京的空气和能见度。

 

 

 

 

 


Posted by at 01:26 | Trackback (0) | Edit |

Comments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