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其本意而言,基本上可以说是现实的一种折射,即让现实在歪歪斜斜和热烘烘的气氛中,折射在随意起伏不定的某一层面上,显现出一种被扭曲了的投影。——《岁月的泡沫》(Boris Vian)




像站进自己的身体那样站着


2011.11.30 山西南路


天像翻脸般冷起来。树叶哗哗掉。一地换季证人。

去福州路吃叉鹅饭。鹅肉略肥,但嫩又香。在山西路外文旧书店买了一本《The Fortress of Solitude》,坐进Citta看书。翻12月《Timeout》,专题是"Shanghai's 50 Best Shops", 第一名是卖EVERYTHING的——TAOBAO。

在外滩美术馆看了几部Nordox2011(北欧纪录片电影节)的片子。很喜欢《Olafur Eliasson: Space is Process》,讲艺术如何进入公共空间,现实又是如何通过我们看世界的方式建构的。几部短片里,以极快节奏叙事的动画片《Lies》和有点痴傻味的《Anders & Harri》最有意思。

晚上从城市的东北面穿梭至西南面,和小爵吃打边炉。蛇肉乌青鳗鱼锅,三个名词都很鲜,店里雾气缭绕,落地窗迷蒙一片。

夜里开始读阿乙的《猫和老鼠》。阿乙有一种把火车站B级纪实文学写成高级欧洲小说的本事,语言简洁有力,比喻每每从意想不到的角度袭来——如写军校新兵:“他们执行得很好,四肢并拢,像站进自己的身体那样站着。” ——而幽默感又节制地隐藏在文字背后。

 


Posted by at 12:26 | Trackback (0) | Edit |

Comments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