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其本意而言,基本上可以说是现实的一种折射,即让现实在歪歪斜斜和热烘烘的气氛中,折射在随意起伏不定的某一层面上,显现出一种被扭曲了的投影。——《岁月的泡沫》(Boris Vian)




上海电影节的未来在哪里

 

刊于《上海壹周》小文艺

即将于11月在台北举行的2011年金马国际影展日前公布了片目,众多大牌导演的名字赫然在列:匈牙利的贝拉·塔尔、法国的安德烈·泰西内、比利时的达内兄弟、土耳其的努里·比格·杰兰、日本的河濑直美、韩国的金基德和洪尚秀⋯⋯ 猛咽口水之余,不免想起我们自家的上海国际电影节。

我记得第一次看上海电影节,是在1997年的夏天,那时电影节两年一届。我拿着邻居单位发的票子去国泰电影院看了个名叫《一只鸟仔哮啾啾》的台湾电影。电影节奏很慢,坐在我后排的大叔打着呼噜孵着空调,而彼时还远非文艺青年的我却豁然明白了电影可以是这样的。于是我开始留意起这些“电影节电影”——“别样”是它们诱人的标签,指向新鲜的经验、更多的可能性及更广阔的视野。

一个好的国际电影节应该有这样的诉求。开幕式有多少明星来走红地毯诚然是电影节是否重要是否成功的标志之一,但并非明星多,电影节就成功。恰恰相反:电影节越成功,愿意来的明星就越多。但在这片土地上,人们惯于“以果饰因”。于是就有了推广会换明星的怪现象——即你派明星出席开闭幕式,我便给你推广电影的机会——表面是满足双方利益的双赢,实则将商业性摆在第一位,无视电影节的真义。

有人会说:钱是个难题。就拿釜山电影节为例,它的资金来源分为三大部分:政府投资、赞助商及票房。政府投资的部分约占所有资金的三分之一。与之相比,上海国际电影节的确不易:家长只注重精神文明建设,却不给零用钱,难免活得艰难而拮据。但这并不意味着就要把票房作为最高的、甚至唯一的追求——而这,恰恰是近几届上海电影节最教人不安的倾向。吸引更多观众参与电影节、抛弃下载的视频和盗版DVD走进影院看电影当然是好事,但这绝不意味着在选片阶段就以迎合大众的大片趣味作为标准,因为观众的口味和电影市场一样,需要培育,因为电影节的使命并不在于帮助(或依靠)没挤入进口配额的外国电影赚票房。

一个有趣的实验:假如你在Google中输入“国际A级电影节”或者“A-Grade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搜索出的第一个结果都是上海国际电影节,而不是柏林、嘎纳、威尼斯。这是什么缘故呢?这是因为:上海电影节所热爱标榜的“A级电影节”的概念——它来源于国际制片人协会(FIAPF),一个成立于1933年的、如今拥有25个国家的33个会员的组织——其实已遭弃,而代之以“竞争性电影节”、“竞争性的专业电影节”、“非竞争性电影节”及“纪录片及短片电影节”四大类。上海国际电影节与其它13个电影节同属“竞争性电影节”类别——但与其说这评级是一种荣誉,不如说是一种限制:因为当一部电影只能参加一个竞争性电影节,有嘎纳、柏林、威尼斯在前,谁会首先考虑上海国际电影节呢?

还不如办一个“竞争性的专业电影节”——比如釜山电影节。它的竞赛单元“新浪潮奖”只正针对亚洲导演的第一及第二部电影。这看似区域性的限制反而激活了这个电影节。国际各大电影节的选片人将之作为了解亚洲电影的窗口,因此形成了一个良性循环。当然,这既需要好的片源,也需要权威的、富有资质的电影节选片人及评论家。因此在我看来,上海国际电影节从2004年起增设的“亚洲新人奖”才是上海电影节未来应该主攻的方向。它决不该只有从经费中划出的30万奖项,也需要有伯乐般锐利眼光的大导演作评委,最重要的是:要摒弃狭隘的地域性观念,“主场”的中国电影未必非要得奖。只有这样才能逐渐建立其权威性,就算它暂时还敌不过已有16年历史的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毕竟与釜山相比,上海电影节仍有诸多优势——如身为国际大都市,上海人民的英语水平比韩国要好上几十倍;又如上海的电影观众绝对数量远远超过釜山电影节。

上海国际电影节的另一个努力方向应该是其展映单元。台北金马影展、香港国际电影节及釜山电影节都可以是很好的参照。下月开幕的金马影展,分为星光首映、名家飨宴、潘多拉的盒子、人生镜像、以爱之名、南方新丝路、我是传奇、光影瞬间、奇幻世界及焦点影人(包括贝拉·塔尔、青山真治、李沧东、张艾嘉、丁善玺等)多个单元,既有主题的广度,也有回顾的纵深感。比如本届终身成就奖得主、当时以“爱国电影”著称并加入邵氏电影公司的丁善玺,曾执导了69部电影,然而其名字并不为今天的年轻人所知,影展恰到好处了充当了拾遗及“再发现”的功能。

说到“发现”,电影交易市场也是上海国际电影节需要努力改进的地方。釜山电影节有著名的亚洲电影市场(Asian Film Market)及亚洲项目市场(Asian Project Market),不但吸引各大亚洲电影公司,更有许多欧洲电影公司来那儿寻找适合欧洲观众口味的电影或推介自己的影片在亚洲发行。由于中国电影配额制的限制,上海国际电影节或许只能更多地承担输出的功能,但即使如此,也不能把电影市场做成国产电影的免费公关,而更应致力于其“发现”的功能,为更多优秀的中国电影提供平台。

最后,在硬件之外,改善电影节的组织工作也是上海电影节的当务之急。从影迷的角度看,软件因素或许更加重要。什么时间公布片目,什么时间确定排片表,网络售票及现场售票如何进行,片目变更以什么渠道通知观众,是否对号入座,电影节的片目手册如何设计怎样印发,迟到观众是否可以入场,怎样改进中文字幕的翻译和播放,导演及演员嘉宾的问答该在电影开始前还是结束后举行,是否可以放映超长的电影,如何确保4:3或其它画幅的电影正确放映,雷电应急,场次安排如何考虑观众的转场时间,是否可以设立影院之间的往返巴士⋯⋯ 只要有心,这个清单可以很长。

 


Posted by at 16:34 | Trackback (0) | Edit |

Comments


Posted by 宁‖小姐贵姓 (http://ma1022.blogbus.com) at 2011-11-24 00:05:54
还在坚守博客大巴,真感动。。。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