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其本意而言,基本上可以说是现实的一种折射,即让现实在歪歪斜斜和热烘烘的气氛中,折射在随意起伏不定的某一层面上,显现出一种被扭曲了的投影。——《岁月的泡沫》(Boris Vian)




喜新不厌旧:釜山国际电影节的新开始

 

刊于《上海壹周》(2011/10/17)



10月7日,釜山国际电影节开幕次日傍晚,釜山电影中心门口数以千计的影迷正排队进入拥有4000个座位、一个半足球场那么大、带顶棚的后现代露天影院。这是釜山电影节的Open Air单元:在微凉的秋日夜晚的一场光影饕餮。

古老戏院里的传奇历史

这是釜山电影节的第16个年头,来自70个国家和地区的307部电影吸引了近二十万人次的观众——而这一切,是16年前根本无法想像的。1996年9月13日,第一届釜山电影节开幕时恰逢黑色星期五。据今年新上任的电影节主席李庸观回忆,当时的主席金东虎带领大家开会直到凌晨四点。第一届电影节的开幕片是英国导演迈克·李的《秘密与谎言》。那一晚出席开幕式的,除了主演布兰达和玛丽安娜,还有众多的韩国电影明星:沈银河、姜受延、安圣基、申星一。对一个崭新的电影节而言,这一切不可思议。近十八万观众观看了第一届电影节,在主办地釜山南浦洞的大街小巷,人们谈论电影,在微咸的海风中喝酒聊天,直至夜深。


但一切远非完美:除了时常出错的字幕,柏林电影节青年电影论坛主席之一埃丽卡发现在古老的戏院里竟有一只老鼠——当时的电影院允许观众携带食物入内,无奈之下,电影节秘书只好在戏院里放了一只猫,但猫叫声又干扰了观众,志愿者又只好去追猫⋯⋯这一切回想起来,或许远不如当初那样糟糕——甚至还充满了古早的人情味,尤其当16年后,电影节的主会场从南浦洞搬到海云台又搬到了充满后现代意味的高科技区域Centum City之时,这些回忆更显珍贵。


幸运的是,虽然今年的电影节有了崭新的电影中心,但历史并未湮没。在釜山电影中心的一楼展厅里,有旧戏院的摄影展——“电影院的幻像”——历史便在这些光影中复活。

亚洲新电影的孕育之地

但耗资1亿4千万美元的电影中心以及它的12万个LED灯泡组成的绚烂屋顶依旧不是釜山国际电影节最迷人之处。釜山电影节从未忘记她的使命——这不是一个看好莱坞明星来了多少,也不是一个太过看重票房的电影节,而是优秀的亚洲电影的孕育之地,电影导演新秀被伯乐相中的理想国。


釜山电影节最重要的竞赛单元“新浪潮”(New Currents)是专为青年导演们的第一和第二部电影所设的奖项。仅以得过新浪潮奖的华语电影为例,你就会知道这个奖项的份量——章明《巫山云雨》(1996年)、贾樟柯《小武》(1998年)、李康生《不见》(2003年)、陈翠梅《爱情征服一切》(2006年)。电影节新主席李庸观这样描述他心目中的“好电影”的标准:“优秀电影的共同之处是,它们都关乎人类。只要对于人生抱持严肃的态度、谨慎地处理历史,那就是一部好电影。评论家的工作便是识别及保护这些好电影,这就是釜山电影节的使命。”今年分享新浪潮大奖的是伊朗电影《无声的旅行》和菲律宾电影《尼莫》。


今年的釜山电影节在推介亚洲电影方面走得更远。一方面,此前在宾馆房间里举行的亚洲电影市场搬进了更宽敞的釜山会展中心(Bexco),近五百家相关公司参展。另一方面,今年的釜山电影节还首次举办了亚洲电影论坛,主题是“寻找亚洲电影之路:东亚”。


曾以《波米叔叔的前世今身》泰国名导阿比察邦的主题演讲最为出彩。这位早已出柜的同性恋导演在批评连比基尼镜头都会遭剪除的泰国电检制度时说:“我从来不知道女人的解剖学,大概这就是我为什么选择了男人。”而在谈到盗版问题时,他的观点更加新鲜大胆:“盗版的一个好处是它可以成为某种窗口。”他举例说,在圣丹斯电影节上获奖的柬埔寨纪录片《人民的敌人》在本国一直遭禁,但在美国发行DVD后,柬埔寨也能买到盗版了,而这改变了人们看待历史的方式。他进一步指出,独立电影工业与盗版业已密不可分:“他们已经整合进整个系统,电影公司应该学习盗版业是如何以低廉的价格达成大规模发行的。”

海边迷人的电影之城


以发掘亚洲新电影为使命的釜山电影节,也吸引了大量来自世界其他洲的电影发行人、影评人、电影节选片人等,他们将釜山视为了解亚洲电影市场的极佳途径。而釜山本地及来自韩国其它城市的观众,则将釜山变成了一座不折不扣的电影之城。纵然有烧酒、海鲜和烤肉,但在电影节期间,这座城市的真正美食是电影。


除了新浪潮竞赛单元外及专为纪录片、短片和动画片而设的“广角”单元,今年釜山电影节还有诸多各具特色的展映节目。“电影节特选”精选了陈可辛的《武侠》、杜琪峰的《夺命金》、3D版的《汉江怪物》等已成名导演的作品;而“亚洲电影之窗”、“世界电影”、“今日韩国电影”中有近46部国际首映电影,以及知名导演——如文德斯、岩井俊二、考利斯马基、奥米、阿克曼等的新作。


然而新片不是釜山电影节的全部,几个特别回顾单元更加精彩——“六位葡萄牙电影作者”单元系统展示了六位葡萄牙导演的作品,其中包括今年已经103岁的曼努埃尔·德·奥利维拉,他是目前世界上年纪最大的仍在拍片的导演;“杨凡回顾展”着重他的早期情色片;“亚洲西部片”单元则包括了经典泰国电影《黑虎的眼泪》等风格化的西部片,展示了亚洲电影的别样气质;“澳洲电影”单元则专为韩澳建交所设。


观赏电影之余,釜山电影节还提供了许多余兴节目。在海云台海边举行的嘉宾论坛永远人山人海,而秋日的海景同样美好。电影人们总有各式各样的派对邀请,他们不必考虑去不去,只需选择去哪个。而其中的一些派对,相当别处心裁——比如在釜山水族馆举行的“电影人之夜”派对,在通透的水族馆鱼缸外,电影人们喝酒言换,仿佛梦幻一般。
对了,其实酒永远是釜山国际电影节最必不可少的东西。传闻前电影节主席经常喝到凌晨三四点,不醉不归;然而等天光之后八九点,他又会精力充沛地出现在新闻中心;而今年的新主席李庸观,这些年来,也从一个滴酒不蘸的人变成一个只喝“烧酒炸弹”(烧酒加啤酒而成的混酒)的人。


[附]釜山电影节上的中国电影推荐及简评

杜琪峰《夺命金》:金融危机年代的一阕挽歌,通过人物的道德选择,表现这个时代的真正危机——人性的危机。何韵诗演得极其出彩。

魏德圣《赛德克巴莱》:以原住名的视角重述历史,引人思索在“做也错,不做也错”的处境下如何选择。与威尼斯电影节上仓促剪成个150分钟国际版本不同,釜山电影节放映的是四个半小时的导演剪辑版。

高子鹏《空山轶》:反传统的叙事很简约,充满留白。故事隐藏在深处,一如那些湮灭的历史。

 


Posted by at 23:16 | Trackback (0) | Edit |

Comments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