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其本意而言,基本上可以说是现实的一种折射,即让现实在歪歪斜斜和热烘烘的气氛中,折射在随意起伏不定的某一层面上,显现出一种被扭曲了的投影。——《岁月的泡沫》(Boris Vian)




My Little Airport:介乎法国与旺角的诗意



for 上海壹周“小文艺”(2011/5/23)

My Little Airport有一种音乐微博的气质。他们的歌比通常的流行曲短很多,别人一首歌3到5分钟,他们却经常只有1到2分钟。他们的歌总是自由而随意,将生活里的各样琐事信手拈来,配以简单的吉他或钢琴。有点像家常小菜,没有浮华的雕饰,没有刻意的做作,只是有感而发,有情而唱。


这支香港乐队成立于2003年,当时阿P和Nicole是香港树仁学院新闻系的同学,下课之后经常相约到同学Josephine的店里玩耍,玩到兴起,阿P会拿起店里的木吉他边弹边唱自己编的歌。据说当时由阿P和Nicole自制了50张CD Demo《Singing in the Phone》,并以18元港币的价格出售给同学们。当时没有人会知道,My Little Airport会走多远。


2004年,My Little Airport签约维港唱片,并出版了令他们声名大噪的处女作《在动物园散步才是正经事》。虽然有不少文艺青年此后每每在去动物园郊游时提及此歌,但歌中言及的“动物园“却并非真正的动物园——而是在旺角信和中心里的一家唱片店:Zoo Records。全碟有一种“朋友叙事”的感觉,所有歌曲几乎都是因朋友而写、或写给朋友的——从讲述乐队缘起的《Josephine’s shop》到唱给王菲的《王菲,关于你的眉》,他们创造出一种教人耳目一新的生活化的“小清新”曲风。


2005年,My Little Airport出版了第二张唱片《只因当时太紧张》。封套上是一男一女相视而笑,却不是阿P和Nicole,他们始终是羞涩的,并把音乐本身看得比自身形象更重。如果说第二张唱片的基本曲风未有太多改动外,噪音吉他的引入是显而易见的,仿佛青春的躁动及由此带来的内心焦灼正慢慢渗入他们的歌里。《gigi leung is dead》借梁咏琪唱青春的消逝,《I don’t know how to download good av like iris does》则展现了第一张唱片里少见的调侃及幽默感。而《春天在车厢里》、《你的微笑像朵花》等走甜美路线的歌继续受落,成为演唱会的必唱曲目。


从2007年的第三张唱片《我们在炎热与抑郁的夏天,无法停止抽烟》开始,My Little Airport更多地关注社会议题,唱片封套也首次变成黑白之暗色调。这与当时阿P和Nicole正值刚刚毕业踏上社会有关。《毕业变成失业》讲述了毕业前夕的找工作之难,而《奇人的离职》与《悲伤的采购》则直接搔到了办公室职员的心中之痒。大碟中也收录了一些歌词调子阴暗的作品,如《让我搭一班会爆炸的飞机》等,以黑色主题反衬Nicole甜美的唱腔,凸显爱与死的冲突带来的张力。也许是阿P正在学法语的缘故,碟中不但有阿雪的法语诗,还有几首讲述学法语的歌,如《Japan实瓜》,将学法语之喜怒哀乐唱得鲜活生动。


My Little Airport迄今为止的最新作品,2009年出版的《介乎法国与旺角的诗意》堪称乐队的代表作。封套上,红蓝白的三色法国国旗下的香港女子ian的意象,不啻是对该乐队的最好注解——他们的音乐有法式的浪漫,但他们的内心却时刻关注着身边的生活,关注着香港社会。My Little Airport邀来了香港作家陈宁,写了一首《蓝白红风格练习》:“我把你的名字/栽种在一株李树下/让枝叶伸展/向天空表白/我无从诉说的爱”;阿雪则以粤语朗诵了她自己写的诗《北欧是我们的死亡终站》,这两首诗歌作品仿佛给My Liitle Airport提供了一种和声。而大碟也首次收录了多首讲述香港社会及政治议题的歌,如《瓜分林瑞鳞三十万薪金》、《社会主义青年》等歌,或嘲讽或调侃,当了一回音乐时评家,而各种情绪交杂也宣告了My Liitle Airport“小清新”时代的结束。

此后,Nicole北上搞新乐队“憬观:像同叠”,她和友人创办的“玫瑰楼模拟录音”甚至邀来了纽约迷幻摇滚乐队Silver Apple来中国巡演;而阿P也与Pixel Toy乐队成员临时组成了一支名为“永远怀念塔可夫斯基”,出版了一张包罗各种重口味的唱片《你睇斜陽照住嗰對雙飛燕》。但My Little Airport的发展并未像外界猜测的那样中断,不断从外部吸收养分的阿P和Nicole在演出时会重新组成My Little Airport,其独立精神始终未变。

 

四月下旬,My Little Airport曾前来上海MAO Livehouse参加一个小型音乐会“Little Voice小声音音乐会”,除了演唱My Liitle Airport的多首名曲外,Nicole也向大家展示了其飞速进步的国语,她翻唱的《童年》和《恰似你的温柔》别有韵味,而翻唱Bob Dylan的《Blowin’in the wind》更激起了广大乐迷的摇滚之心。主唱Nicole也在演出后接受了我们的专访。而在5月28日,My Little Airport将再次来到MAO,参加“2011流感音乐季”的活动,他们会唱新专辑里的歌么?翻唱部分又将有怎样的惊喜?但无论如何,他们的音乐魅力将继续传染。

btr x Nicole


btr: 现场演出对你意味着什么?在不同的乐队里演出是否会感觉像两个不同的自己?
Nicole: 現場才是聽音樂,感受音樂,了解樂隊,跟樂隊和音樂交流的唯一途徑。對於我來說。在不同的乐队里演出,剛開始的時候確實覺得自己分開了,分成兩個我。出現很多內心矛盾。後來,我再把兩個自己合在一起。


btr: 这次你翻唱了两首罗大佑写的国语歌《童年》和《恰似你的温柔》,这两首歌对你有什么特别的意义么?
Nicole: 這兩首是阿P選的。練習的時候,我跟他說,一唱就有想哭的感覺,很擔心在台上出錯。後來,咱倆見面練習時就沒有了。哈哈。歌本身反應了心裡的現實狀態。


btr: 请列举三张你正在听的唱片。
Nicole: Silver Apples – (Contact) 他們馬上要來中國巡演了!裡面有兩首歌特別喜歡, 分別是 You and I 及 I have known Love。他們是六十年代的節奏先鋒!
Brenda Lee – 很多張⋯⋯太好聽了,很適合一個人在家工作時聽。
HOT AND COLD ﹣ (Conclusion / Introduction) 我很喜歡他們,特別是他們的現場演出。第一次在北京看了他們演出,繼PK14後,成為了第二支我喜歡的北京樂隊。


btr: 接着会有什么创作和演出计划?
Nicole: 兩個樂隊都在準備出唱片,而且都希望巡演。手工和畫畫方面有時間就做。
4月底5月中,憬觀:像同疊在北京有3場演出。
5月底,MLA 在上海有一場。


btr: 请介绍一下Rose Mansion Analog以及联络Silver Apple中国巡演的过程。
Nicole: 玫瑰樓模擬錄音 (Rose Mansion Analog) 是为一群倾向于模拟录音的DIY集体,2010年成立于北京,目前已经推出了Soviet Pop,Hot & Cold,憬观:像同叠,路新配和Dirty Beaches 五组乐队的六盘磁带专辑,其他新的乐队磁带和黑胶唱片专辑也计划会于2011年陆续出现。
DIY 就是自發。我們不是唱片公司,也不是幫別人錄音做作品。我們是都喜歡這種模擬聲音,一起把自已的創作製作出來。就是一個DIY集體的一個概念。
話說當年李青和李維思在香港住在李文泰家(玫瑰大廈)的時候,李文泰 (VINCE)放了一張SILVER APPLES 的唱片一起聽,然後大家都喜歡了。兩年多後,李維思忽發奇想給SILVER APPLES 寫了封電郵,就這樣被邀請過來了。原來有些事情,比如說你喜歡的樂隊,不一定要等別人安排他們來演出才能看,有很多時候,很多事情,自己也可以辦。

 


Posted by at 16:35 | Trackback (0) | Edit |

Comments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