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其本意而言,基本上可以说是现实的一种折射,即让现实在歪歪斜斜和热烘烘的气氛中,折射在随意起伏不定的某一层面上,显现出一种被扭曲了的投影。——《岁月的泡沫》(Boris Vian)




当2760889966649遇见2760889966651——读《质数的孤独》的三个理由

 


for 《心理月刊》(2011/5)

理由一:粒子物理学博士独特的叙事声音和手法


《质数的孤独》是意大利作家保罗·乔尔达诺的小说处女作。这位28岁的粒子物理学博士把对于物理世界的科学而精确的描绘手法运用于他的小说之中,通过对人们司空见惯的事物或事件的陌生化营造了一种疏离的效果(如接吻只是“一连串再平常不过的数学向量”);另一方面,他对于人性的幽微之处有敏感的体察,在感同身受的同时诉诸于精确的语言(如“选择只是短短几秒钟的事,然后用余下的时间来还债”),并由此创造出一种独特的叙事声音。

小说的男女主人公是因一场滑雪事故而受伤的爱丽丝和对孪生妹妹的失踪深怀内疚感的数学天才马蒂亚。在片段式描摹两人的童年悲剧后,乔尔达诺继而采用了一种快照式的叙述手法,在二十多年的时间跨度里截取了五段“样本”,来讲述一个发生在“拒绝这个世界”的马蒂亚和“感觉被这个世界拒绝”的爱丽丝之间令人不胜唏嘘的故事,简洁而不失节奏感和张力。


理由二:质数的隐喻写出人的孤独


“质数只能被一和它自身整除。它们是多疑而又孤独的数字。有时候他也会怀疑,也许他们希望像其他数字一样普普通通,只是出于某种原因无法如愿。”将质数的隐喻引入整个小说之中,既与马蒂亚数学家的身份契合,又藉由“孪生质数”——几乎彼此相邻,其中只有一个偶数阻隔它们亲密接触——的概念探讨两性及人际关系,不失为妙笔。

孪生质数越往后越稀有,马蒂亚甚至想出了一对属于他和爱丽丝的可能的孪生质数——2760889966649和2760889966651,却难以证明——这不啻是这两位正常世界的局外人之间的独特关系的绝好隐喻:他们之间仿佛有一条丝线相连,两人在对方身上能找到的却惟有孤独。《质数的孤独》没有好莱坞式的大团圆结局,乔尔达诺显然更着迷于那“看不见的磁力线”,曾经彼此维系,却终于敌不过质数的孤独而荡然无存。

理由三:简单幽默的语言增加了阅读快感


《质数的孤独》并不是一本依靠悬念或情节的跌宕起伏来抓人的小说,但它却同样教人难以放下,是本不折不扣的Page-Turner。在意大利,它不仅获得了著名的斯特雷加小说奖,销量也超过一百万册——对于文学小说来说简直不可思议。究其原因,小说简单却不失幽默感的语言居功至伟。

小说虽以第三人称讲述,却暗含第一人称青春期少年的主观视角,这令小说的语言更易为广大读者所接受,而有别的一般的意大利文学小说。数学家式的冷幽默也比比皆是,或通过对情境的夸张演绎(如“在他们两人的头上浮现出一个巨大的对话框,里面写满了他们要说的话,但他们都竭力回避,双目低垂。”),或通过纯粹客观化的理性描述(如马蒂亚接过娜迪娅写有电话号码的纸条后,第一反应竟是“其中奇数居多”)来博人一笑,在很大程度上弥补了略嫌单薄的故事线。


Posted by at 16:04 | Trackback (0) | Edit |

Comments


Posted by Vivian () at 2011-05-25 12:03:21
质数的孤独写得实在是太过隐晦...书本身其实没什么好看...短短的篇幅,一直都在讲一些有的没的的故事...孤独一直都是一种属于自己的东西,别人抢不走,而自己...也摆脱不了...people are all alone in this world...others could only be your company for a while...

Posted by miaomiao () at 2011-04-27 16:19:35
多疑而孤独的质数,虽然有很想靠近的质数,却因为只能被一和自身整除的特质而相知相斥,相互对峙。。想看这部小说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