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其本意而言,基本上可以说是现实的一种折射,即让现实在歪歪斜斜和热烘烘的气氛中,折射在随意起伏不定的某一层面上,显现出一种被扭曲了的投影。——《岁月的泡沫》(Boris Vian)



上海国际文学周:有温度有深度 - [lit_news ]


刊于《周末画报》第694期


“风格独特的日本‘妖怪型’推理作家京极夏彦已基本确认参加上海国际文学周活动。据说京极夏彦即便在日本也不常在公开场合露面。”——近日,上海国际文学周的一则微博发布仅两日便有过千转发,对于一个文学活动而言,能获得这样的关注程度不啻是一种成功。


上海国际文学周是上海书展从去年起增设的一个重要环节,与上海书展同步举行,旨在通过邀请国内外著名作家参加上海书展,进一步扩大上海书展的影响力。去年八月的第一届上海国际文学周便有众多国内外大牌作家参加,包括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法国作家勒克莱齐奥、爱尔兰小说家科尔姆·托宾、英国女作家珍妮特·温特森、日本“文坛王子”岛田雅彦;中国作家格非、葛亮、张悦然;港台作家董启章和骆以军等。以“文学与城市的未来”为主题,作家们发表主题演讲,签售新书,与中国作家对谈,与读者互动交流,书展会场人气从未如此高涨。勒克莱齐奥甚至在国际文学周结束后接受采访时称,他要考虑写一本关于中国的小说。


对于国内第一个国际文学周为何能在创办伊始便大获成功,上海市新闻出版局副局长、上海书展办公室负责人阚宁辉先生向记者讲述了举办国际文学周的初衷:“上海历来就是一个文学的城市,而今天的上海是一个国际文化大都市,文学繁荣、多元、开放;而任何国际性的大型书展最受欢迎的总是作家,因此上海要把国内第一个国际文学周与上海书展挂钩。”据阚宁辉先生介绍,上海国际文学节的组织工作由政府统筹及搭建平台,交由专业文学机构进行组织和落实,如上海市作家协会、《东方早报·上海书评》及上海的三家文学出版机构——上海译文、上海文艺及99读书人等,并有孙甘露等著名作家、学者担任顾问。而今年规模将进一步扩大,包括人民文学、世纪文景等在内的其它文学出版机构都将参与国际文学周的活动。


阚宁辉先生总结道:“上海国际文学周不是简单地搞一些作家签售活动或粉丝见面会,而是要搞一个有深度和有温度的文学节,作家要与读者见面交流,与中国作家交流,展示东西方文化乃至全球文化的潮流趋势,提高读者的文学阅读水准。”


据称,今年上海国际文学周的主题仍在策划与遴选过程中,目前已有“文学与电影”、“网络时代的写作”等提案,但尚未最终决定。而今年的上海国际文学周仍将邀请十多位来自欧美、亚洲、港台地区及中国大陆的作家,其中国外作家将占4-6位。目前已确认参加的外国作家除了京极夏彦外,还有英国小说家大卫·米切尔(David Mitchell)、爱尔兰小说家科伦·麦凯恩(Colum McCann)及马来西亚女作家黎紫书等。1969年出生的大卫·米切尔是欧美文学界公认的新一代小说大家,他的处女作《幽灵代笔》即入围《卫报》处女作小说奖,又以《九号梦》入围布克奖,他2004年的作品《云图》则以更大胆先锋的叙事策略广受评论界好评,并获得英国国家图书奖最佳小说奖。目前定居纽约的爱尔兰小说家科伦·麦凯恩最著名的作品是2009年出版的《转吧,这伟大的世界》,该书以“9/11”事件为大背景,获得了美国国家图书奖。马来西亚女作家黎紫书是马华文学的代表人物,文学评论家王德威夸赞她“不论是书写略带史话意味的家族故事,或是白描现世人生的浮光掠影,黎紫书都优以为之。”黎紫书的新长篇《告别的年代》入选去年时报十大好书,并已引进出版。在中国作家方面,今年将有几位出版长篇新作的重量级作家出席,其中包括上海本地先锋派作家孙甘露,他的新长篇《千里江山图》刚刚杀青,有望在书展期间面世。


离今年上海国际文学周开幕尚有数月,组织者仍在积极邀请更多知名作家来沪,其中包括《外出偷马》作者、挪威作家佩尔·帕特森(Per Petterson)、日裔英国作家石黑一雄、 小说《Q&A》被改编为获八项奥斯卡金像奖的大热电影《贫民窟的百万富翁》的印度作家维卡斯·史瓦卢普(Vikas Swarup)等。好戏还在后头,今年的上海国际文学周估计会更深、更热。


Posted by btr at 16:36 | Read more | Comments (22) | Trackback (0) | Edit |

跨界的纯粹:凝视竹久梦二的世界 - [book ]

for 《上海壹周》(2012/1/16)

艺术品的尺寸及大小常常会影响观者的感受。在巴黎的橘园美术馆看莫奈整墙整墙的《睡莲》与在艺术画册里看几十厘米宽的印刷品绝对不可同日而语。在一些后现代艺术作品里,以巨大而夸张的比例展现日常生活中的微小物件,也可以达成意外的效果。因此,观赏艺术作品的最佳方式当然是以原尺寸观看原作,而这本《竹久梦二名作原寸复刻集》可以完美地满足这一诉求。45幅竹久梦二的画作——有油画、有水彩画、有木板画——皆以原画的实际尺寸印制,对于原作具有极高的还原度。出版方还很体贴地将这些原寸的复刻画做成单面印刷的散页,读者可以自行将其装裱,简直可以在自家客厅里搞一个小型的竹久梦二回顾展了。


竹久梦二是日本明治和大正时期的著名画家、设计师和诗人,原名“竹久茂次郎”,从早稻田实验学校毕业之后开始使用“梦二”之笔名。周作人曾这样夸赞竹久梦二:“日本的漫画由鸟羽僧正开山,经过锹形蕙斋,耳鸟斋,发达到现在。梦二所作除去了讽刺的意味,保留着飘逸的笔致,又特别加上艳冶的情调,所以自成一路,那种大眼睛软腰肢的少女恐怕至今还蛊惑住许多人心。” 以前也曾读过竹久梦二的文字,在书页上观赏过竹久梦二的画作,但此番在翻阅原寸复刻的画册之间,对周作人的这番评论才有了更深的体察——因为原先在小画幅印刷中被无意中忽略的细节,现在完全呈现了出来:女子脸部那阴郁忧伤得如同冬天本身的表情,百合花瓣间那些细微的笔触,《翻日历的姐妹》右上角背景里的那幅画中之画,《长崎十二景“眼镜桥”》里女子背囊上的花纹和后景中的孩童,《“女十题”舞姬》的发髻,乃至《雪夜的传说》里那飘落的雪花⋯⋯ 那些细节补充并修正着我对于竹久梦二画作的第一印象。我渐渐有一种感觉,其实这些画作,此时我才第一次真正“看见”。


说真正“看见”,或许还有另一层意味。国内出版的竹久梦二书籍不少,以如此纯粹的、接近极简主义的纯画作方式出版,还是首次。诚然,竹久梦二是一位多面手——他绘画,他作诗,他为《异趣短歌》、《平民新闻》、《读卖新闻》等报纸及杂志绘制插画,也出版过《出帆》、《如风》等绘画体小说及《日本童谣选集》、《童话·春》《童话·风筝》等童谣童话作品——用现在的话来说,竹久梦二是一位不折不扣的跨界艺术家:诗人、画家、小说家、插画师,如此种种混杂一身的多重身份人。然而观其画作,你又不难觉出一种纯粹的美来,那种被评论家誉为“大正浪漫的代名词”、集聚优雅体态及忧伤朦胧淡然之美的“梦二式美人”其实是超越语言、一切尽在不言中的。以诗文配画作是惯常的作法,但文字以其强势每每喧宾夺主,以确凿的意味直达观者的意识,令读者反而忽略了那些文字之外的、暗藏于画作本身的无可言说的东西。因此从这一层面上而言,《竹久梦二名作原寸复刻集》以最直接的方式促成了读者对于作品的直接凝视,而仅仅在背面列示了作品名、年份、尺寸及原画作的类型。


竹久梦二的画作兼具艺术性和设计感,又以女性、旅行及宗教为主要母题,不少画作不但有阴郁、忧伤或凄凉的意味,有的甚至可以窥见死亡之阴影。而他的女性形象,既有来自他所钟爱的岸他万喜、笠井彦乃及至烟花女子,有些又将西方女子的形象杂糅其中,兼具东瀛风情和西方油画的色彩。他的画作不但对于日本美术界有直接而深远的影响,对于不少那一时代的中国画家也颇多启迪。丰子恺便是其中最著名的一位,他说:“梦二寥寥数笔,不仅以造型的美感感动我的眼,又以诗的意味感动我的心。”所言极是。竹久梦二的美是如同的恒久的香气一层层飘出的。而俗话说,诗不可译;竹久梦二所做的,大概就是把心中的诗意翻译成了画作吧。

 


Posted by btr at 14:36 | Read more | Comments (3) | Trackback (0) | Edit |

把历史的叙述权交给少数族裔 - [Film ]

 

for ELLEMEN (2012/1)

最初知道《赛德克·巴莱》,是在9月14日国台办例行发布会的新闻稿里。当一位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记者问起该片是否会被引进中国大陆放映时,国台办发言人说,“该片描写了台湾少数民族同胞反抗日本殖民统治的可歌可泣的悲壮历史,我们乐见该片在大陆上映。”每个人诚然都有权以自己的方式解读电影,人们也的确倾向于将新的电影纳入自身已有的认知框架中,但那常常也是误读的源头。


《赛德克·巴莱》绝不是一部台版的抗日电影,尽管电影所讲述的“雾社事件”的确与抗击日本殖民者有关——1930年代台湾日治时期,殖民统治当局对原住民的压迫及理蕃措施不当,引发原住民赛德克族率六族群起反抗,并趁防卫不备在雾社运动会上屠杀日本人百余名——但那并非电影的主旨。《赛德克·巴莱》异于通常的史诗电影之处在于:它并不从“好人/坏人”、“原住民/侵略者”、“强/弱”等两分法的对立概念出发,也无意于从国族的角度或“日本人/汉人”的冲突入手;而是少见地把历史的叙述权交给了少数族裔原住民们,从原住民的视角(包括语言)出发,回到历史现场,通过描述历史事件本身迫使观众从更纯粹的人性角度来反思历史。


长达276分钟的《赛德克·巴莱》正式版(不同于威尼斯电影节上放映的150分钟短版本及在纽约上映时重新剪辑的155分钟的国际版)分为上下两部分。上部名为“太阳旗”。电影以赛德克族丛林狩猎的原始生活开始,描写原住民生活之种种:歌曲、仪式、成长、与其它原住民族裔间的争斗,这部分丛林戏美得令人窒息,原住民日常生活描摹得鲜活生动,为之后的日据殖民埋下伏笔。随后日本人进驻赛德克人的领地,以文明之名,大兴土木,建造日式社区,试图改造、驯服这些“野蛮人”。于是原住民的男人们开始被迫运送木材,而女人们则为日本人帮佣,冲突的种子渐渐萌芽。“雾社事件”是电影的高潮戏,从精妙的秘密准备到运动会上对日本人的大屠杀,故事血腥但充满力量。下部“彩虹桥”讲述的是赛德克族人面对不断增援的日本军队,利用山区优势与之周旋,并在莫那·鲁道的带领下,誓死抵抗的故事。电影在这一段落构建了几个两难处境,彰显了原住民的道德选择。如莫那·鲁道深知日本人之强大,便在几起冲突事件中忍辱负重,他考虑的是要延续族群;但当忍无可忍,尊严屡屡受贬之时,他考虑的又是如何奋起反击,捍卫尊严。在“做也错,不做也错”的处境下,一个人该如何作出自己的道德选择?——《赛德克·巴莱》从人性最纯粹的角度提问,而戏中人作出的回答是,要做一个真正的人,这也是“赛德克·巴莱”这个词最原初的涵义。莫那·鲁道是沉默的精神领袖,他只用行动告诉人们:当你非死不可的时候,要选择最高层次的死亡;当你必须活下来时,忍辱偷生都要活下来,因为延续族群是一个民族最重要的根基。


《赛德克·巴莱》讲述的与其说是一种国族战争,不如说是一种文化冲突。太阳和彩虹的势不两立是因为彼此的文化迥异,而电影试图以彼此理解作为化解仇恨的可能性之一,但同时又着意强调和解的艰难。如戏中的日本军官小岛源治原本对原住民颇为友好,但在雾社事件中妻儿被杀,个人的悲恸终于转化为无法化解的仇恨。而文明与野蛮的和解,或者说现代化进程与原住民文化的和解同样艰难。从这个层面上说,《赛德克·巴莱》与魏德圣导演的上一部大热作品《海角七号》颇有几分相似之处,后者同样涉及日据时期,在那部戏里,将不同族群、不同文化联系起来的,是爱情。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雾社事件在台湾只是书本上的几行字。而魏德圣导演早在十几年前就写好了剧本,他跟随拍摄纪录片的朋友,深入部落,找到了五、六位当时经历过雾社事件的原住民,从他们那儿获得了大量第一手资料,这也使《赛德克·巴莱》的少数族裔视角成为可能。但作为一部耗资新台币七亿、耗时十个月完成的史诗大片来说,它的缺点也很明显——虽然有大量的赛德克族的歌曲、音乐和传说,虽然有炫目精彩的打斗场面,但电影在刻划赛德克族的心理层面时,仍显得过于粗糙,过分简单化,一如那个彩虹桥的特效镜头,太过浪漫化的想像削弱了电影的情感深度,使这少数族裔第一人称的历史叙述,变得略有些本不该有的神话及传奇色彩。


但毕竟,《赛德克·巴莱》是一次大胆而值得钦佩的尝试,从钟肇政的小说《马黑坡风云》到邱若龙的漫画《雾社事件》到1993年的台视电视剧《碧血英风-莫那鲁道》到魏德圣的电影,同一历史事件需要更宽广、更别样的视角,需要有迥异的、原本“被消音”了的叙事声音,才能更好地还原历史,才能令观众和读者从各种角度反思历史、关照现实。

 


Posted by btr at 14:16 | Read more | Comments (3) | Trackback (0) | Edit |

2012:末世RPG - [new_year ]

 

for 《周末画报》(2012/1/13)

跨年前微博上流行一则冷笑话:“关于2012年的恐怖事实:大家要小心!千万不要在2011年12月31日晚上11点59分去上厕所,否则⋯⋯你明年才能出来!”这个笑话够冷,因为它直接而蠢笨,缺少起承转合,没有妙语、警句、双关,缺少技术含量;然而它是对于时间流逝最直接、最实事求是的描述,直接道出了时间的荒诞性:只是相隔一分钟——这一分钟与过去的一年里任何一分钟都别无二致——却因为人类对于时间的主观界定具有了别样的意义。所谓新年不新。所以人们感叹:岁岁年年花相似。


但2012不同。这个年份因为某个古老的末日预言而变得别有深意。人们以对待圣诞老人的方式对待2012:内心深处虽有唯物主义者显而易见的“不信”,但却决意以一种RPG(角色扮演游戏)的游戏态度对待,将作为底色的真与假暂且搁置,换上一副“姑且信之”的豁达表情,先不管不顾地投身其中玩耍一番。末日预言是圣诞老人的一个黑色版本,且完胜了后者。人们对美好事物的幻想不敌对灾难来袭的臆测。


这种末世RPG的态度将改变2012年里人们的生活方式。末日感带来的、对于生命本身的存在主义式的省查,即使不能令人重新思考生活甚或做出前所未有的选择,也一定会被消费主义利用,令人低估即将与世界一同消失之财富的现值,将大脑里多年来非理性消费的蠢蠢欲动归咎于末日预言——世界都要毁灭了,还留那么多钱在银行干什么?就此拉动本来萎靡不振的全球经济都有可能。另一方面,末日感或多或少会消除现代社会生活日益增加的紧张与焦虑感,制造出一种绝对的公平——虽然人有贫富贵贱,但在面对死亡的时候从未如此平等过。人人死而平等,这是毋需末日也能明白的简单道理,却因为末日感的加强而变得仿佛就是真的。


当然,人们始终记得这是一场游戏,他们一边穿着戏装讲着末日如何如何,一边默默盘算着新年计划,因为人人明白末日之后还有“后末日”,毕竟这又不是第一次末日——在那个所有人不知为何都涌上街头才发现打不到车回家的上世纪之末的那个午夜,末日不是已经来过了么?因此韦恩·鲁尼还要上诉欧足联,试图将6月欧洲杯足球赛上的禁赛期从三场缩减到两场,因此昆汀·塔伦蒂诺还笃悠悠地将新片《Django Unchained》的上映起定在世界都可能不复存在的2012年12月25日。人们深知,在大嚼一番“末日长、末日短”之后等不来末日的三长两短,因为世界会继续如此——马照跑,舞照跳,一切将会貌似改变着地重复着。人们会在莱昂那多·科恩1月31日发行的新唱片《Old Ideas》里听见他用低沉磁性的嗓音唱出崭新的旧念头;人们会在7月27日周五夜晚聚集在电视机前看伦敦奥运会开幕式,并顺便努力回想四年之前的8月8日之夜究竟是与谁共渡的;人们会像厌倦博客或任何其它东西一样终于厌倦了微博厌倦将一切喜怒哀乐悲欢离合削成140毫米厚的薄片,也会像忘却所有事情一样迅速地忘记乔布斯或金日成,忘记倾覆的校车、有毒的牛奶、泄露密码的互联网和掺杂了蜡烛油的火锅锅底,因为日光之下总有新事,报纸永远不会是白纸。


没有人能预言未来,或许人们因此才执着于这项智力活动。毕竟当一年终了,同样没有人会找出一年前的展望书,将现实与预想比对一番。而展望的意义不是在未知的轮盘赌上下上盲目的一注,而在于站在茫茫历史的一个微不足道的节点上,在仿佛“时间租界”一样的那些所谓节日的日子里,跳出时间本身关照自己和自己身处其中的这个世界。而2012年更提供了这样一个契机,末日预言试图干脆将时间折断,无论等待我们的是罅隙还是虚空,我们都因此获得了多一点的时间来思考一切,来思考时间本身。


未来尚未来,或许这才是未来唯一的迷人之处。

 


Posted by btr at 13:26 | Read more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Edit |

无声 - [Bizarre ]


富民路

空调吹风的声音。棉被从三米坠落的声音。喷墨打印机出纸的声音。隔着玻璃列车从高架桥上经过的声音。风席卷电梯井,从细缝里挤进楼道的声音。按下通话键后、说出第一个词前的喘息声。因为假装而显得夸张的声音。雪花来不及落地已融化的叹息声。播音员始终如一的绵长的喋喋不休的以某种不能识别的外语播报新闻的声音。句子因为突兀的暂停、而折断的声音。卡拉OK房里切歌之后突然像喊叫一般的私语声。幻听声。红色帽子的合唱声。不断刷新视频把流行歌曲变作电子乐声。红色和白色互相追逐的声音。影子一样的声音。

 

 

 


Posted by btr at 03:03 | Read more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Edit |

2666:老社区里的图书馆 - [Shanghai ]


一位西班牙朋友向2666图书馆捐赠西班牙语原版《2666》

for 《家园》杂志(2012年第一期)

我有一本三十年代的上海地图册,除道路区划,还有当时店铺商户的详细手绘。在市中心南京西路处,有一条宽阔的弄堂可以直接穿到威海卫路(即现今的威海路),这弄堂名曰“静安别墅”。别墅区内商户不少,有静安旅社、宏昌商店、新光水电行、源记成衣店、顺利干洗商店等,属老上海所谓“新式里弄”建筑,因其较一般弄堂宽阔,可供私家车出入,故名“别墅”。八十年后,这条古老的弄堂还在,我们的2666图书馆就开在那儿。


2666图书馆的选址与这段历史不无关联。静安别墅如今虽有诸多商铺入驻——小咖啡店、画廊、点心奶茶铺、缝纫店等——但原住民仍然占据绝大多数,他们依旧在这条历史悠久的弄堂里过着再平常不过的日常生活:坐在躺椅丽晒太阳,喂食猫猫狗狗,晾晒衣物,从隔壁人家灶头飘来的食物香气里判断是日他家晚餐菜单。那里有一种前互联网时期的、朴素得令人念想的邻里关系,它是此城之所以为此城的、类似于根基一样的东西。因此我们的图书馆里,常常会有弄堂里的叔叔阿姨探头进来,读读书,或让小人在这里做做功课;更有一次,一位老阿姨领着她患有抑郁症的儿子来这里,希望图书可以治愈。弄堂里的猫有时也会窜进来,我们会认识这只是93号咖啡馆的,那只又是几号几号衣裳店的。如此种种。


上海又从来是个华洋杂处的地方。静安别墅以南过延安中路便是前法租界,而静安别墅本身属于前公共租界。八十年后,南京路上建起以“恒隆广场-中信泰富-梅龙镇广场”为中心的商务区,我们的图书馆也吸引了大量在这些办公楼里上班的白领及外国人。她们会趁中午休息时分过来小坐,下班后来借书看,就好像生活的另一个维度就此开启。
2666图书馆除了以上所述的“社区性”,还有一种更宽泛意义上的本土诉求:即我们希望(或在一定程度上已经是)上海的文化沙龙中心。5月开业至今,我们举办了30多场读书沙龙活动,其中的大部分主角都来自上海本土:先锋派小说家孙甘露,青年女作家周嘉宁、张怡微,译者包慧怡、于是,摄影师陆杰,导演程亮、陈意心,民谣歌手汤旭等等。每当周末,这里就会变身为与本地创作人面对面交流的空间,而这种交流的深度,是在微博上关注来关注去所无法比拟的。


也因为更多媒体的报道,2666图书馆虽然身处静安别墅的一个小角落,却愈来愈多地被前来上海游玩的人们列入“必去”清单,甚至一些大牌作家也会特意来这里座谈,如爱兰尔小说家科姆·托宾、英国小说家珍妮特·温特森,来自港台的骆以军和董启章,来自马来西亚的黎紫书和陈翠梅等。而这或许也是因为,越本土的,才越吸引人吧。

 

 


Posted by btr at 23:26 | Read more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Edit |

2011: 偶然的记忆 - [PHOTOS ]

 

我喜欢拍没有人的照片,所以我找了一些有人的照片,试图寻回一些偶然的记忆。惟有第一张例外:那些人真的不在了。

 

1月20日。上海下了2011年唯一的一场雪。背景里胶州路烧焦的大楼,也有一条白边。

 

2月18日。从朋友婚礼的旅馆,眺望市百一店的楼顶。楼顶上的两个男人相距约10米,不知道在干什么。

 

3月25日。香港旺角。街头艺人背后的标牌上说,今天本公司annual dinner故提前打烊云云。

 

4月8日。Bob Dylan演唱会后,三千和柴猫君的合影。柴猫君的鼻子上有一块很好笑的三角形。

 

5月8日。小区里进行的什么演习把我吵醒。

 

6月5日凌晨未到。翠华里的一个小孩若有所思。他是谁?他在想什么?

 

7月28日。茂名南路、复兴中路口。小时候借书的少年儿童图书馆拆掉了。三个人等红灯,一个人闯红灯。

 

8月13日。巴塞罗纳。她并不是在为我摆姿势。

 

9月11日。莫干山路。什么让你看。什么事都让你分心。

 

10月4日。复兴公园。天气晴朗得很适合吹泡泡。

 

11月16日。北京798。她们好像不在这个年代。

 

12月19日。香港南丫岛。放学回到离岛的小朋友的脚踏车翻了。

 

 

 


Posted by btr at 02:06 | Read more | Comments (1) | Trackback (0) | Edit |

美食美刻的新游戏 - [promotion ]

如同施乐 ”(Xerox)渐渐成为复印的代名词一样,说到波尔多,脑子里就自动出现葡萄酒的联想。六十个法定产区是其品质的保证,而四个葡萄品种 ——赤霞珠、美乐、长相思、赛美蓉 ——就算不是葡萄酒专家,也能略知一二。

但波尔多葡萄酒与中华美食有什么关系呢?在和平饭店的美食美刻波尔多周的开幕式上,上海滩著名食客沈宏非老师说:吃生煎馒头也可以配红酒。当然,我知道不能仅仅从字面意义上理解这句话,沈宏非老师其实说的是我们对待美酒美食的态度:可以很开放,可以有多种配搭的可能性,可以不顾定律而着意探索,而那就是当晚的游戏内容



这晚宴与众不同,是一眼便能望出的,因为桌上摆的不是一只酒杯,而是六个!后来当一道道可口的菜上桌时,我才明白我们要体验的其实真的是一场配搭游戏:尝过头盘酒酿鹅肝、 XO酱酿日本带子、塔斯马尼亚生蚝烟熏三文鱼和芥末冻之后,端上来的是清蒸银鳕鱼配云南火腿,而可供配搭的有两种波尔多,我分别尝试了下,感觉像在美食试衣间里望着镜子一般。原来鱼未必要配白葡萄酒,配克兰朵桃红葡萄酒也很不错,是不是汤汁里的火腿的缘故?就这样,一道道菜配一道道酒,一顿饭吃得乐趣横生。最后上的甜品巧克力蛋糕配椰子雪芭搭配的是一款甜白,两者构成了一种的平衡。



除了美食美酒,这一夜的美食美刻新游戏让人见识了文化的包容性。波尔多美酒配中华美食的混血儿,的确有着多种迷人的可能性。好,你也来试试吧 ——酒已经上桌,就差小杨生煎了。

 

 


Posted by btr at 14:26 | Read more | Comments (1) | Trackback (0) | Edit |

大玻璃在白天 - [loft ]


安福路

安福路上奇怪的标语:大玻璃在白天。(大镜子在夜里?)

在西班牙文化处看实验短片。左边的叔叔一直在活动头颈,右边的少女在玩iPad,背后的伯伯在打呼噜。呼噜声越来越响时,一位热心市民挺身而出规劝道:困觉侬困,声音勿要介大。

短片们的确古怪,但有意思的也不少。最喜欢《Limites 1a Persona》(第一人称的限制)。一段拍摄女朋友在沙漠里的业余视频,因为剪辑、画外音、叙事者的花样升级成了对两性关系的哲学思考。一个比喻:就好像两个人系在一根绳上爬山一样,只有跌落的时候,那绳子才会有用。

 

 


Posted by btr at 00:16 | Read more | Comments (1) | Trackback (0) | Edit |


Page共74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最后一页
Powered by www.blogbus.com